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五行志(中之下)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10-03 整理 : 古诗文网
 传曰:“视之不明,是谓不哲,厥咎舒,厥罚恒奥(燠),厥极疾(1)。时则有草妖,时则有赢虫之孽(2),时则有羊祸,时则有目疴,时则有赤青赤祥。惟水诊火。”
  (1)厥极疾:韦昭曰:“以疾为罚。”(2)蠃(luǒ)虫:即“傈虫”。旧时总称无羽毛鳞甲蔽身的动物。
  “视之不明,是谓不哲,哲,知(智)也。《诗》云:‘尔德不明,以亡(无)陪亡(无)卿;不明尔德,以亡(无)背亡(无)厌(侧)(1)。’言上不明,暗昧蔽惑,则不能知善恶,亲近习(2),长同类(3),亡(无)功者受赏,有罪者不杀,百官废乱,失在舒缓,故其咎舒也。盛夏日长,暑以养物,政弛缓,故其罚常奥(燠)也。奥(燠)则冬温,春夏不和,伤病民人,故极疾也。诛不行则霜不杀草,繇(由)臣下则杀不以时(4),故有草妖。凡妖,貌则以服,言则以诗,听则以声。视则以色者(5),五色物之大分也,在于眚祥,故圣人以为草妖,失秉(柄)之明者也(6)。温奥(燠)生虫,故有蠃虫之孽,谓螟螣之类当死不死(7),未当生而生,或多于故而为灾也。刘欲以为属思心不容。于《易》,刚而包柔为离(8),离为火为目。羊上角下蹄,刚而包柔,羊大目而不精明,视气毁故有羊祸,一曰,暑岁羊多疫死,及为怪,亦是也。及人,则多病目者,故有目疴。火色赤,故有赤眚赤祥。凡视伤者病火气,火气伤则水诊之。其极疾者,顺之,其福曰寿(3)。刘歆视传曰有羽虫之孽,鸡祸。说以为于天文南方嚎为乌星(10),故为羽虫;祸亦从羽,故为鸡;鸡于《易》自在粪(11)。说非是(12)。庶征之恒奥(懊),刘向以为《春秋》亡(无)冰也。小奥(懊)不书,无冰然后书,举其大者也。京房《易传》曰:“禄不遂行兹谓欺,厥咎奥(懊),雨雪四至而温。臣安禄乐逸兹谓乱(13),奥(懊)而生虫。知罪不诛兹谓舒,其燠,夏则暑来人,冬则物华实。重过不诛,兹谓亡(无)征,其咎当寒而奥(懊)六日也。”
  (1)《诗》云等句:引诗见《诗经·大雅·荡》。不:通“丕”,大也。时:是也。陪:辅佐。卿:卿大夫。背:反叛。侧:倾邪。意谓你的德不明,因而没有辅臣与卿相;大明你的德,臣下就没有反叛与倾邪。(2)习:押也。(3)长:善也,优也。(4)由臣下:言诛罚由于臣下。(5)视则以色者:“则”字当作“不”。王先谦曰:“《晋志》‘视’下作‘石’,是也。传说谓服妖与貌、诗妖与言、鼓妖与声皆相应,视当与色应,此草妖非色是貌,不以色矣。所以然者,以五色分在青祥也,若仍作则字,则理不可通。”(6)秉:通“柄”,权柄。(7)螟(míng):螟蛾的幼虫。一种至食稻心的害虫。螣(tè):食苗叶的小青虫。(8)刚包柔:两阳居外,一阴在内,故云刚包柔。离:《易·离卦》。(9)其极疾者等句:李奇曰:“于六报之中为疾者,逆火气,致疾病也。能顺火气,则祸更为福。”(10)喙:王先谦曰,“喙”当为“啄”。(11)巽:《易·巽卦》。(12)说非是:言鸡说非是。 (13)安禄乐逸:苟安禄位,喜欢安逸。
  桓公十五年“春,亡(无)冰”(1)。刘向以为周春,今冬也。先是连兵邻国,三战而再败也(2),内失百姓,外失诸侯,不敢行诛罚,郑伯突篡兄而立(3),公与相亲(4),长养同类(5),不明善恶之罚也。董仲舒以为象夫人不正,阴失节也(6)。
  (1)桓公十五年:前697年。据《左传》、《公羊传》、《榖梁传》,“无冰”并在桓公十四年。(2)三战:谓桓公十年齐侯、卫侯、郑伯来战于郎,十二年与郑师代未战于宋,十二年会纪侯、郑伯及齐侯、宋公、卫侯、燕人战。再败:败于郎之战,又败于宋之战。(3)突:郑庄公子,即厉公。兄:谓郑太子忽,即昭公。郑庄公死,突因宋庄公之宠而得立,逼使昭公奔卫。(4)公与相亲:桓公十五年,突被祭仲所逐奔蔡,遂居栎,而昭公入。鲁公再与诸侯伐郑,谋纳厉公。(5)长养同类:谓桓公篡立,与突一类货色。(6)夫人不正,阴失节也:师古曰:“夫人姜氏通于齐侯,故云不正。”何休注《公羊》曰:“此夫人淫泆,阴而阳行之所致。”
  成公元年“二月,无冰(1)”。董仲舒以为方有宣公之丧(2),君臣无悲哀之心,而炕阳,作丘甲(3)。刘向以为时公幼弱,政舒缓也。
  (1)成公元年:前590年。(2)宣公之丧:宣公死于成公元年之前一年。(3)丘甲:春秋时鲁国按田亩征收的军赋。
  襄公二十八年“春,无冰(1)”。刘向以为先是公作三军(2),有侵陵用武之意(3),于是邻国不和,伐其三鄙(4),被兵十有余年,因之以饥馑,百姓怨望,臣下心离,公惧而弛缓,不敢行诛罚,楚有夷狄行,公有从楚心(5),不明善恶之应。董仲舒指(旨)略同。一曰,水旱之灾,寒暑之变,天下皆同,故曰“无冰”,天下异也。桓公杀兄弑君(6),外成宋乱(7),与郑易邑(8),背畔(叛)周室(9)。成公时,楚横行中国(10),王札子杀召伯、毛伯(11),晋败天子之师于贸戎(12),天子皆不能讨。襄公时,天下诸侯之大夫皆执国权(13),君不能制。渐将日甚,善恶不明,诛罚不行。周失之舒,秦失之急,故周衰亡(无)寒岁,秦灭亡奥(燠)年。
  (1)襄公二十八年:前545年。(2)作三军:鲁本有上下二军,季氏欲专权,又增设中军。(3)侵陵用武:谓入郓取邿。(4)邻国不和,伐其三鄙:襄公十二年三月,十四年夏,莒人代鲁东鄙。十五年夏,齐侯伐鲁北鄙。秋,邾人代鲁南鄙。十六年三月,齐侯伐鲁北鄙。(5)有从楚心:襄公二十八年朝于楚。(6)桓公杀兄拭君:桓公杀隐公。隐公乃桓公之兄。(7)外成宋乱:宋华父督弑其君殇公及其大夫孔父,以郜大鼎赂鲁襄公,襄公会齐侯,郑伯于稷而平其乱。(8)与郑易邑:以太山之田易许田。(9)背叛周室:鲁襄公以鲁朝宿之邑(许田)与郑,表明鲁不尊重国王,故云背叛周室。(10)中国:指中原地区。(11)王札子:即王子捷。召伯、毛伯:皆周大夫。王札子杀召伯、毛伯事,《春秋》在宣公十五年。(12)晋败天子之师于贸戎:事在成公元年,见《公羊传》。贸戎:戎别种。(13)诸侯之大夫皆执国权:襄公十六年,溴梁之会,诸侯之大夫会盟。
  武帝元狩六年冬(1),亡(无)冰。先是,比年遣大将军卫青、霍云病攻祁连(2),绝大幕(漠)(3),穷追单于(4),斩首十余万级,还,大行庆赏。乃闵(悯)海内勤劳,是岁遣博士褚大等六人持节巡行天下,存赐鳏寡(5);假与乏困(6),举遗逸独行君子诣行在所(7)。郡国有以为便宜者,上丞相、御史以闻(8)。天下咸喜。
  (1)元狩六年:前117年。 (2)祁连:山名。在今甘肃省境。(3)绝:横渡。大漠:大沙漠。(4)单于:匈奴的君主。(5)存:慰问。(6)假:借贷。乏困:贫困者。(7)诣:往,至。行在所:帝王所在之处。(8)御史:谓御史大夫。
  昭帝始元二年冬(1),亡(无)冰。是时上年九岁,大将军霍光秉政(2),始行宽缓,欲以说(悦)下(3)。
  (1)始元二年:前85年。(2)霍光:本书有其传。(3)以上言恒燠。
  值公三十三年“十二月,陨霜不杀草(1)”。刘歆以为草妖也。刘向以为今十月,周十二月。于《易》,五为天位,君位,九月阴气至,五通于天位,其卦为剥,剥落万物,始大杀矣,明阴从阳命,臣受君令而后杀也。今十月陨霜而不能杀草,此君诛不行,舒缓之应也。是时公子遂颛(专)权(3),三桓始世官(4),天戒若曰,自此之后,将皆为乱矣。文公不寤(悟),其后遂杀子赤,三家逐昭公。董仲舒指(旨)略同。京房《易传》曰:“臣有缓兹谓不顺,厥异霜不杀也。”。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五行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