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货殖传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10-06 整理 : 古诗文网
【说明】本传叙述自春秋末年至西汉前期几十个货殖人物及其从事生业致富的情况。所谓货殖,是言财富的增长。自春秋至西汉数百年间,社会发生了较大变化,这是中国古代社会发展的重要时期。这时农、工、商、虞、畜牧等生业都大有发展,出现了很多货殖人物,推动着历史前进。《史记》《汉书》传写或提到当时几十位货殖人物及其生财致富活动,是有重要历史意义的,为后人了解和研究那段历史提供了重要的线索。《史记》《汉书》传写的人物及活动情况大致相同,但司马迁和班固的写作思想及经济思想则大异其趣。司马迁反对“重农抑商”,强调人人都有求富的权利,主张“人各任其能,竭其力,以得所欲”。班固则信奉“重农抑商”,强调“贵谊(义)而贱利”,主张“小不得僭大,贱不得逾贵”。故他批评司马迁“述货殖,则崇势利而羞贫贱。”马、班的不同思想,反映了古代社会两种经济思想的严重对立;班固的经济思想在长期的封建社会中占统治地位,恰好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中国封建社会长期停滞的一个思想根源。
  昔先王之制,自天子公侯卿大夫士至于皂隶抱关击柝者(1),其爵禄奉养宫室车服棺梆祭祀死生之制各有差品(2),小不得僭大,贱不得逾贵。夫然,故上下序而民志定(3)。于是辩(辨)其土地川泽丘陵衍沃原隰之宜(4),教民种树畜养(5),五谷六畜及至鱼鳖鸟兽嵖雚材干器械之资(6),所以养生送终之具,靡不皆育。育之以时,而用之有节。草木未落,斧斤不入于山林;豺獭未祭,罝网不布于野泽(7);鹰隼未击,矰弋不施于徯隧(8)。既顺时而取物,然犹山不茬蘖(9),泽不伐夭(10),蝝鱼麛卵(11),咸有常禁。所以顺时宣气,蕃阜庶物(12),稸(蓄)足功用,如此之备也。然后四民因其土宜,各任智力,夙兴夜寐,以治其业,相与通功易事,交利而俱赡,非有征发期会(13),而远近咸足。故《易》曰“后以财(裁)成辅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14)”。“备物致用,立成器以为天下利,莫大乎圣人(15)”,此之谓也。《管子》云古之四民不得杂处。士相与言仁谊(义)于闲宴,工柑与议技巧于官府,商相与语财利于市井(16),农相与谋稼穑于田野,朝夕从事,不见异物而迁焉(17)。故其父兄之教不肃而成,子弟之学不劳而能,各安其居而乐其业,甘其食而美其服,虽见奇丽纷华,非其所习,辟(譬)犹戎翟(狄)之与于越(18),不相入矣。是以欲寡而事节,财足而不争。于是在民上者,道(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故民有耻而且敬(19),贵谊(义)而贱利。此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20),不严而治之大略也。
  (1)皂隶:指服贱役者。抱关:指看守关门者。柝(tuò):古代指打更报时的梆子。(2)差(cī)品:等级。(3)上下序:谓维持上下之秩序。(4)衍沃:平坦肥沃之地。原:平原。隰:低下的湿地。(5)种树:种植稼禾。畜养:养殖禽畜。(6)雚(guàn):获。有说“雚”乃“”之误(杨树达说)。(7)置(jiē):捕兽的网具。(8)矰(zēng)弋:系有丝绳之射鸟短矢。徯隧:偏僻小路。(9)茬:斜砍;劈削。蘖(niè):树木的嫩芽。(10)夭(ào):指初生的草木。(11)蝝(yuán):小虫。麛(mí):小鹿。卵:指鸟卵。 (12)蕃阜:繁殖之意。(13)征发期会:指官府管制。(14)“后以财成辅相天地之宜”二句:引自《易·泰》象辞。原文是“后以财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后:君也。财:与“裁”同(王鸣盛说)。相:助也。左右:读曰“佐佑”,相助。(15)引文见《易·系辞上》。(16)市井:指交易之处。(17)迁:指思想动摇。以上数句言古代士农工商各世其业。(18)于越:当作“干越”,即吴越(王念孙说)。(19)道(导)以德三句:《论语·为政篇》孔子曰:“导之以政,齐之以礼,民免而无耻;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此处引用其意。·(20)直道而行:谓以德礼率下,不加伪怖。
  及周室衰,礼法堕,诸侯刻桶丹楹(1),大夫山节藻棁(2),八佾舞于庭(3),《雍》彻于堂(4),其流至乎士庶人(5),莫不离制而弃本(6),稼穑之民少,商旅之民多,谷不足而货有余。
  (1)刻桷丹楹:谓雕梁画栋。桶(jué):方形的椽子。楹(yíng):厅堂的前柱。(2)节:柱上斗拱。山节:雕成山形的斗拱。棁(zhuó):梁上短柱。藻棁:画有藻文的短柱。此言诸侯与大夫的建筑规格与装饰超过其等级的标准。(3)俏(yì):古时乐舞的行列。八佾:乐舞者八行,每行八人,共六十四人,这是天子享用的规格。古时诸侯用六佾,大夫用四佾。(4)《雍》:诗篇名。《雍》彻:谓唱着《雍》诗来撤除祭品。这也是天子之礼。《论语·八佾篇》载孔子指责鲁国季氏“八佾舞于庭”、“《雍》彻”于堂,破坏了周礼。(5)流:指风气。(6)本:指农业。
  陵夷至乎桓、文之后(1),礼谊(义)大坏,上下相冒(2),国异政,家殊俗,耆(嗜)欲不制,僭差亡(无)极(3)。于是商通难得之货,工作亡(无)用之器,士设反道之行,以追时好而取世资(4)。伪民背实而要名(5),奸夫犯害而求利(6),篡弑取国者为王公,圉(御)夺成家者为雄桀(杰)(7)。礼谊(义)不足以拘君子,刑戮不足以威小人。富者木土被文锦,犬马余肉粟,而贫者裋褐不完(8),含菽饮水。其为编户齐民(9),同列而以财力相君(10),虽为仆虏,犹亡(无)愠色。故夫饰变诈为奸轨(宄)者(11),自足乎一世之间;守道循理者,不免于饥寒之患。其教自上兴,繇(由)法度之无限也。故列其行事,以传世变云。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货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