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外戚传(下)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10-06 整理 : 古诗文网
孝元王皇后(1),成帝母也。家凡十侯(2),五大司马(3),外戚莫盛焉。自有传。
  (1)王皇后:王政君。本书有《元后传》。(2)十侯:阳平敬侯王禁(附禁子敬侯凤)、安成侯王崇、平阿侯王谭、红阳侯王立、曲阳侯王根、高平侯王逢时、安介侯王音、新都侯王莽及定陵侯淳于长。(3)五大司马:王凤、王音、王商、王根、王莽。
  孝成许皇后,大司马车骑将军平恩侯嘉女也。元帝悼伤母恭哀后居位日浅而遭霍氏之事,故选嘉女以配皇太子。初入太子家,上令常侍黄门亲近者侍送,还白太子欢说(悦)状,元帝喜谓左右:“酌酒贺我!”左右皆称万岁。久之,有一男,失之。及成帝即位,立许妃为皇后,复生一女,失之。
  初后父嘉自元帝时为大司马车骑将军辅政,已八九年矣。及成帝立,复以元舅阳平侯王凤为大司马大将军(1),与嘉并。杜钦以为故事后父重于帝舅(2),乃说凤曰:“车骑将军至贵,将军宜尊之敬之,无失其意。盖轻细微眇之渐,必生乖忤之患(3),不可不慎。卫将军之日盛于盖侯(4),近世之事,语尚在于长老之耳(5),唯将军察焉。”久之,上欲专委任凤,乃策嘉曰:“将军家重身尊,不宜以吏职自累。赐黄金二百斤,以特进侯就朝位(6)。”后岁余薨,谥曰恭侯。
  (1)王凤:王禁之长子,王政君之胞兄。(2)杜钦:杜周之孙。《杜周传》附其传。(3)忤:违也。(4)卫将军:指卫青,武帝卫皇后之弟。盖侯:指王信,武帝之舅。(5)语:含意是卫氏以尊盛,终于夷灭。(6)特进侯:周寿昌曰:此即《续汉志》所谓特侯。《后汉书·邓禹传》注引《汉官仪》曰:诸侯功德优盛、朝廷所敬者,位特进,在三公下。
  后聪慧,善史书,自为妃至即位,常宠于上,后宫希得进见。皇太后及帝诸舅忧上无继嗣,时又数有灾异,刘向、谷永等皆陈其咎在于后宫(1)。上然其言。于是省减椒房掖庭用度(2)。皇后乃上疏曰:
  (1)刘向:此“刘向”,及下文“上于是采刘向、谷永之言以报”中之“刘向”,均为“杜钦”之误。杨树达曰:“按《永传》确记其事,而《刘向传》则无之。《杜钦传》中却记述其事甚详。《永传》云:‘时对者数十人,永与杜钦与第焉。上皆以其书示后宫。’《五行志》下之下记其事,亦以永、钦二人并列。又下文记帝报许后引《书·高宗肜日》云云,实采自杜钦对策之文,知本传两‘刘向’毕为‘杜钦’之误无疑也。”(2)椒房:殿名。皇后所居。
  妾誇布服粝食(1),加以幼稚愚惑,不明义理,幸得免离茅屋之下,备后宫扫除,蒙过误之宠,居非命所当托,洿(污)秽不修,旷职尸官(2),数逆至法,逾越制度,当伏放流之诛,不足以塞责。乃壬寅日大长秋受诏(3):“椒房仪法,御服舆驾,所发诸官署,及所造作,遗赐外家群臣妾(4),皆如竟宁以前故事(5)。”妾伏自念,入椒房以来,遗赐外家未尝逾故事,每辄决上(6),可覆问也。今诚时世异制,长短相补,不出汉制而已,纤微之间,未必可同。若竟宁前与黄龙前(7),岂相放(仿)哉(8)?家吏不晓(9),今壹受诏如此,且使妾摇手不得。今言无得发取诸官(10),殆谓未央宫不属妾,不宜独取也。言妾家府亦不当得(11),妾窃惑焉。幸得赐汤沐邑以自奉养,亦小发取其中,何害于谊(义)而不可哉?又诏书言服御所造(12),皆如竟宁前,吏诚不能揆其意,即且令妾被服所为不得不如前(13)。设妾欲作某屏风张于某所,曰故事无有,或不能得,则必绳妾以诏书矣。此二事诚不可行,唯陛下省察。
  (1)誇:许皇后之名(李慈铭说)。陈直曰:“‘誇’当为‘姱’字之假借,汉印有‘张姱’印可证。”或说“誇”乃“托”之讹。吴恂曰:“愚谓‘誇’乃‘托’之讹。‘妾托布服粝食’,犹言妾托生于布服粝食之家,故下云‘幸得免离茅屋之下’也。”(2)尸:主也。尸官:言妄主官职。(3)大长秋:官名。为皇后近侍,多由宦官充任。(4)外家:谓皇后的家族。(5)竟宁:汉元帝最后一个年号,仅一年(前33)。(6)每辄决上:每事皆奏决于天子,而后敢行。(7)黄龙:汉宣帝最后一个年号,仅一年(前49)。(8)岂相放(仿)哉:意谓元帝与宣帝奢俭不同,并不一样。(9)家吏:指皇后之官属。(10)今言:今诏书之言。(11)未央宫:为皇帝之宫。故其财物皇后不得取用。(12)言:指家吏之言。(13)这几句意谓诏书所说的是奢俭之制如前,而家吏乃谓被服所为一一如之。
  宦吏忮佷(1),必欲自胜,幸妾尚贵时,犹以不急事操人(2),况今日日益侵,又获此诏,其操约人(3),岂有所诉?陛下见(现)妾在椒房,终不肯给妾纤微内(纳)邪(4)?若不私府小取(5),将安所仰乎?旧故(6),中宫乃私夺左右之贱增(7),及发乘舆服缯,言为待诏补(8),已而贸易其中(9)。左右多窃怨者,甚耻为之。又故事以特牛祠大父母(10),戴侯、敬侯皆得蒙恩以太牢祠(11),今当率如故事,唯陛下哀之。
  (1)宦吏:指宦者为皇后的属吏。忮佷(zhìhěn):嫉忌狠毒。(2)操:操持;操纵。(3)操约:操纵约束。(4)陛下见(现)妾在椒房二句:意谓陛下对于现在的皇后,竟不肯采纳丝毫的意见吗?(5)私府:汉代皇帝诸侯贵戚等藏钱的府库,以别于皇帝的少府。(6)旧故:谓旧事。(7)中宫:皇后住处。常用为皇后的代称。(8)言:托言。(9)贸易其中:言从中倒手,以劣换优。(10)特牛:公牛。大父母:祖父母。(11)太牢:大的盛牲食器的叫太牢,盛三牲,因之也将祭祀或宴会时并用牛、羊、豕三牲叫太牢。
  今吏甫受诏读记(1),直豫言使后知之,非可复若私府有所取也(2)。其萌牙(芽)所以约制妾者,恐失人理。今但损车驾,及毋若未央宫有所发;遗赐衣服如故事,则可矣。其余诚太迫急,奈何?妾薄命,端遇竟宁前(3)。竟宁前于今世而比之,岂可耶(4)?故时酒肉有所赐外家,辄上表乃决(5)。又故杜陵梁美人岁时遗酒一石(6),肉百斤耳。妾甚少之,遗田八子诚不可若是。事率众多(7),不可胜以文陈(8)。俟自见(9),索言之(10),唯陛下深察焉!
  (1)甫:始也。(2)若:谓如奉诏之前。(3)端:正也。(4)竟宁前于今世而比之二句:意谓今昔不同,不可相比拟,(5)决:断定。(6)杜陵梁美人:宣帝的美人。(7)率:类也。(8)不可胜以文陈:谓以文书陈之不可胜书。(9)俟:待也。自见:言后自见于天子。(10)索:尽也。
  上于是采刘向、谷永之言以报曰(1):
  (1)刘向:当作“杜钦”。理由前己申述。
  皇帝问皇后,所言事闻之。夫日者众阳之宗,天光之贵,王者之象,人君之位也。夫以阴而侵阳,亏其正体,是非下陵上,妻乘夫,贱逾贵之变与(欤)?春秋二百四十二年,变异为众,莫若日蚀大。自汉兴,日蚀亦为吕、霍之属见(现)。以今揆之,岂有此等之效与(欤)?诸候拘迫汉制,牧相执持之也(1),又安获齐、赵七国之难(2)?将相大臣怀诚秉忠,唯义是从,又恶有上官、博陆、宣成之谋(3)?若乃徒步豪桀(杰),非有陈胜、项梁之群也;匈奴、夷狄,非有冒顿、郅支之伦也(4)。方外内乡(向)(5),百蛮宾服,殊俗慕义,八州怀德,虽使其怀挟邪意,犹不足忧,又况其无乎?求于夷狄无有,求于臣下无有,微后宫也当(6),何以塞之(7)?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外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