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萧何曹参传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10-04 整理 : 古诗文网
【说明】本传叙述萧何、曹参两位汉初贤相之为人为政及事迹。萧何、曹参都是刘邦的老战友和部下。萧何在楚汉相争中,为刘邦划良策,守关中,大力支援前线,立下大功;为相贯彻“与民休息”政策,安定天下。曹参在楚汉相争中,建有战功;继萧何为相守而不失,有“萧规曹随”之誉。萧何与张良、韩信,史称汉初三杰,各有所长及建树。刘邦称帝后,让群臣议功,众说不一;刘邦以萧何功居第一,使众称服。司马迁与班固对此颇有微意,后世论史者也有分歧。观点之异,关键在于立场不同,《史记》将萧何、曹参分列二世家。《汉书》则将二人合于一传;补足萧何劝汉王养民致贤、收用巴蜀、还定三秦以图天下的建议,以显萧何功之不凡;传末“天下既定,因民之疾秦法,顺流与之更始,二人同心,遂安海内”之论,是历史经验重要的总结。  
  萧何,沛人也(1)。以文毋害为沛主吏掾(2)。高祖为布衣时,数以吏事护高祖。高祖为亭长,常佑之。高祖以吏繇(徭)咸阳,吏皆送奉(俸)钱三(3),何独以五(4)。秦御史监郡者(5),与从事辨(办)之(6)。何乃给泗水卒史事(7),第一(8)。秦御史欲入言征何,何固请(9),得毋行。
  (1)沛:县名。今江苏沛县。(2)文毋害:谓精通律令文而不深刻害人。主吏椽:县令的属吏。(3)送奉钱三:谓送俸钱的十分之三为赆。奉:同“俸”。(4)以五:以俸钱的十分之五为赆。(5)监郡:监察郡县。(6)从事:御史的属官。(7)泗水:郡名。治相县(在今安徽淮北市西)。卒史:小吏。(8)第一:谓考核成绩最好。(9)固请:坚决辞谢之意。
  及高祖起为沛公,何尝为丞督事(1),沛公至咸阳,诸将皆争走金帛财物之府分之,何独先入收秦丞相御史律令图书臧(藏)之。(2)沛公具知天下厄塞,户口多少,强弱处,民所疾苦者,以何得秦图书也。
  (1)丞:官名。长官的助手。(2)丞相御史:指丞相与御史大夫两府。
  初,诸侯相与约,先入关破秦者王其地。沛公既先定秦,项羽后至,欲攻沛公,沛公谢之得解(1)。羽遂屠烧咸阳,与范增谋约:“巴蜀道险,秦之迁民皆居蜀。”乃曰:“蜀汉亦关中地也。”故立沛公为汉王,而三分关中地,王秦降将以距(拒)汉王。汉王怒,欲谋攻项羽。周勃、灌婴、樊哙皆劝之,何谏之曰:“虽王汉中之恶,不犹愈于死乎(2)?”汉王曰:“何为乃死也?”何曰:“今众弗如,百战百败,不死何为?《周书》曰‘天予不取,反受其咎’(3)。语曰‘天汉’(4),其称甚美。夫能屈于一人之下,而信(伸)于万乘之上者,汤武是也。臣愿大王王汉中。养其民以致贤入,收用巴蜀,还定三秦,天下可图也。”汉王曰“善。”乃遂就国,以何为丞相。何进韩信(5)。汉王以为大将军,说汉王令引兵东定三秦。语在《信传》。
  (1)谢之得解:谓向其认错才得以和解。(2)愈:胜也。(3)咎:灾祸。(4)天汉:大河。(5)进:推荐之意。
  何以丞相留收巴蜀,填(镇)抚谕告,使给军食。汉二年,汉王与诸侯击楚,何守关中,侍太子,治栎阳(1)。为令约束(2),立宗庙、社稷、宫室、县邑,辄奏,上可许以从事(3);即不及奏,辄以便宜施行,上来以闻(4)。计户转漕给军,汉王数失军遁去,何尝兴关中卒(5),辄补缺。上以此专属任何关中事。
  (1)栋阳:县名。在今陕西临潼县东北。(2)为令:《史记》作“为法令”,文义较明。(3)可许以从事:谓准许其奏请,依从其行事。(4)以闻:谓将所办之事汇报。(5)兴:征发。
  汉三年,与项羽相距(拒)京、索间(1),上数使使劳苦丞相(2)。鲍生谓何曰:“今王暴衣露盖,数劳苦君者,有疑君心。为君计,莫若遣君子孙昆弟能胜兵者悉诣军所(3),上益信君。”于是何从其计,汉王大说(悦)。
  (1)京:县名。在今河南荥阳南。索:邑名。在今河南荥阳县。(2)劳苦:慰劳。(3)胜兵:言能够当兵。
  汉五年,已杀项羽,即皇帝位,论功行封,群臣争功,岁余不决,上以何功最盛,先封为酂侯(1),食邑八千户。功臣皆曰:“臣等身被(披)坚执兵(2),多者百余战,少者数十合,攻城略地,大小各有差,今萧何未有汗马之劳,徒持文墨议论,不战,顾居臣等上(3),何也?”上曰:“诸君知猎乎?”曰:“知之。”“知猎狗乎?”曰:“知之。”上曰:“夫猎,追杀兽者狗也,而发纵(踪)指示兽处者人也。今诸君徒能走得兽耳,功狗也(4);至如萧何,发纵(踪)指示,功人也(5)。且诸君独以身从我,多者三商人;萧何举宗数十人皆随我,功不可忘也!?君臣后皆莫敢言。
  (1)酂:县名。在今湖北均县东南。(2)披坚执兵:披着铠甲,执着武器。(3)顾:犹反。(4)功狗:谓猎狗之功。(5)功人:谓指挥打猎的人之功。
  列侯毕已受封,奏位次,皆曰:“平阳侯曹参身被七十创,攻城略地,功最多,宜第一。上已挠功臣多封何(1),至位次未有以复难之,然心欲何第一。关内侯鄂秋时为谒者(2),进曰:“群臣议皆误。夫曹参虽有野战略地之功,此特一时之事。夫上与楚相距(拒)五岁,失军亡众,跳身遁者数矣(3),然萧何常从关中遣军补其处,非上所诏令召,而数万众会上乏绝者数矣。夫汉与楚相守荥阳数年,军无见(现)粮(4),萧何转漕关中,给食不乏。陛下虽数亡山东,萧何常全关中待陛下,此万世功也。今虽无曹参等百数,何缺于汉?汉得之不必待以全。亲何欲以一旦之功加万世之功哉!萧何当第一,曹参次之。”上曰:“善。”于是乃令何第一,赐带剑履上殿(5),入朝不趋(6)。上曰:“吾闻进贤受上赏,萧何功虽高,待鄂君乃得明。”于是因鄂秋故所食关内侯邑二千户,封为安平侯。是日,悉封何父母兄弟十余人,皆食邑。乃益封何二千户,“以尝繇(徭)咸阳时何送我独赢钱二也(7)”。
  (1)桡:屈也。这里是委屈之意。(2)关内侯:秦爵名。第十九级。(3)跳身:轻身走出。(4)无现粮:谓缺粮。(5)赐带剑履上殿:古时上殿朝见皇帝,必须解剑脱鞋。赐带剑履上殿,是特殊优待。(6)不趋:不俯身快走。(7)赢:犹多。
  陈稀反,上自将,至邯郸。而韩信谋反关中,吕后用何计诛信。语在《信传》。上已闻诛信,使使拜丞相为相国,益封五千户,令卒五百人一都尉为相国卫(1)。诸君皆贺,召平独吊(2)。召平者,故秦东陵侯。秦破,为布衣,贫,种瓜长安城东,瓜美,故世谓“东陵瓜”,从召平始也。平谓何曰:“祸自此始矣。上暴露于外,而君守于内,非被矢石之难,而益君封置卫者,以今者淮阴新反于中(3),有疑君心。夫置卫卫君,非以宠君也。愿君让封勿受,悉以家私财佐军。”何从其计,上说(悦)。
  (1)卫:护卫。(2)吊:吊丧,这里是表示悲伤之意。(4)淮阴:指淮阴侯韩信。
  其秋,黥布反,上自将击之,数使使问相国何为。曰:“为上在军,拊循勉百姓(1),悉所有佐军(2),如陈豨时。”客又说何曰:“君灭族不久矣。夫君位为相国,功第一,不可复加。然君初入关,本得百姓心,十余年矣。皆附君,尚复孜孜得民和(3)。上所谓数问君,畏君倾动关中。今君胡不多买田地,贱贳貣以自污(4)?上心必安。”于是何从其计,上乃大说(悦)。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萧何,曹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