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五行志(下之上)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10-03 整理 : 古诗文网
 传曰:“思心之不(1),是谓不圣,厥咎霿(2),厥罚恒风,厥极凶短折。时则有脂夜(液)之妖(3),时则有华孽,时则有牛祸,时则有心腹之疴,时则有黄眚黄祥(4),时则有金木水火沴土(5)。”
  (1):宽容。(2)霿(mèng,又读méng):晦也。引申为愚蒙。(3)脂液之妖:传说中的脂妖和液妖。(4)眚(shěng):灾异。(5)沴(lì):因气不和而生的灾害。引申为相害、相克。
  “思心之不,是谓不圣。”思心者,心思虑也;,宽也。孔子曰:“居上不宽,吾何以观之哉(1)!”言上不宽大包容臣下,则不能居圣位。貌言视听!以心为主,四者皆失,则区霿无识(2),故其咎霿也。雨旱寒奥(燠),亦以风为本,四气皆乱,故其罚常风也。常风伤物,故其极凶短折也。伤人曰凶,禽兽曰短,草木曰折。一曰,凶,夭也;兄丧弟曰短,父丧子曰折。在人腹中,肥而包裹心者脂也,心区霿则冥晦,故有脂夜(液)之妖。一曰,有脂物而夜(液)为妖,若脂水夜(液)污人衣,淫之象也。一曰,夜妖者,云风并起而杳冥,故与常风同象也。温而风则生螟螣(3),有裸虫之孽。刘向以为于《易》巽为风为木(4),卦在三月四月,继阳而治,主木之华实。风气盛,至秋冬木复华,故有华孽(5)。一曰:地气盛则秋冬复华。一曰,华者色也,土为内事,为女孽也。于《易》坤为土为牛(6),牛大心而不能思虑,思心气毁,故有牛祸。一曰,牛多死及为怪,亦是也。及人,则多病心腹者,故有心腹之疴。土色黄,故有黄眚黄祥。凡思心伤者病土气,土气病则金木水火沴之,故曰“时则有金木水火沴土”。不言“惟”而独曰“时则有”者,非一冲气所沴,明其异大也。其极曰凶短折,顺之,其福曰考终命(7)。刘歆思心传曰时则有裸虫之孽,谓螟螣之属也。庶征之常风,刘向以为《春秋》无其应。
  (1)孔子曰等句:引文见《论语·八佾篇》。(2)区(qiū)霿:昏昧。(3)螣(tè):食苗叶的小青虫。(4)巽:《周易·巽卦》。(5)华孽:《补注》引叶德辉曰:“《隋志》引《五行传》云:华者,犹荣华,容色之象也。以色乱国,故谓华孽。”(6)坤:《周易·坤卦》。(7)考终命:寿考而终其命。
  釐公十六年“正月,六退蜚(飞),过宋都”(1)。《左氏传》曰“风也”(2)。刘歆以为风发于它所,至宋而高,高蜚(飞)而逢之,则退。经以见者为文,故记退蜚(飞);传以实应著,言风,常风之罚也。象宋襄公区霿自用(3),不容臣下,逆司马子鱼之谏,而与强楚争盟(4),后六年为楚所执(5),应六之数云,京房《易传》曰:“潜龙勿用(6),众逆同志,至德乃潜,厥异风。其风也,行不解物(7),不长(8),雨小而伤。政悖德隐兹谓乱,厥风先风不雨,大风暴起,发屋折木。守义不进兹谓耄(9),厥风与云俱起,折五谷茎。臣易上政,兹谓不顺,厥风大焱发屋(10)。赋敛不理兹谓祸,厥风绝经纬(11),止即温,温即虫。侯专封兹谓不统(12),厥风疾,而树不摇,谷不成。辟不思道(导)利(13),兹谓无泽,厥风不摇木,旱无云,伤禾。公常于利兹谓乱(14),厥风微而温,生虫蝗,害五谷。弃正作淫兹谓惑(15),厥风温,螟虫起,害有益人之物。侯不朝兹谓叛(16),厥风无恒,地变赤而杀人。”
  (1)釐公十六年:前644年。(yì):鸟名,即鹢。一种象鹭鹚的水鸟,能高飞。(2)风也:意谓风速使鹢退飞。(3)宋襄公:春秋时宋国君。名兹父。前650��前637年在位。(4)司马子鱼:公子目夷,宋桓公之子。争盟:谓为鹿上之盟,以求诸侯于楚。子鱼认为小国争盟,乃是取祸。(5)后六年为楚所执:鲁僖公二十一年,楚执宋襄公以代宋,距六鹢退飞凡六年。(6)潜龙勿用:《易·乾卦》初九爻辞。潜:隐也。(7)不解物:谓不能冲散物。(8)不长:谓吹不远。(9)耄:昏乱。(10)焱(biāo):暴风。(11)经纬:指丝帛之类。 (12)侯:诸侯。(13)辟:君也。导利:意谓导民使之有利。(14)公:指上爵之公。常于利,谓常想着利。(15)正:王先谦曰:“《晋志》‘正’作‘政’”。(16)不朝:谓不朝见天子。
  文帝二年六月(1),淮南王都寿春大风毁民室(2),杀人。刘向以为是岁南越反,攻淮南边,淮南王长破之(3),后年入朝,杀汉故丞相辟阳侯(4),上赦之,归聚奸人谋逆乱,自称东帝,见异不寤(悟),后迁于蜀(5),道死雍(6)。
  (1)(汉)文帝二年:前178年。(2)寿春:县名。今安徽寿县。汉代淮南王国都于此。(3)淮南王长:本书卷四十四有其传。(4)辟阳侯:审食其。(5)蜀:郡名。治成都(今四川成都)。(6)雍:县名。在今陕西凤翔南。
  文帝五年(1),吴暴风雨(2),坏城官府民室。时吴王濞谋为逆乱(3),天戒数见(现),终不改寤(悟),后卒诛灭。
  (1)文帝五年:前175年。(2)吴:王国名。都吴(今江苏苏州)。(3)吴王濞:本书卷三十五有其传。
  五年十月,楚王都彭城大风从东南来(1),毁市门,杀人。是月王戊初嗣立(2),后坐淫削国,与吴王谋反,刑僇(戮)谏者(3)。吴在楚东南,天戒若曰,勿与吴为恶,将败市朝(4)。王戊不寤(悟),卒随吴亡。
  (1)彭城:楚王国都。今江苏徐州市。(2)王戊:楚王刘戊。(3)谏者:谓楚相张尚、太傅赵夷吾。(4)市朝:指争名利的场所。
  昭帝无凤元年(1),燕王都蓟大风雨(2),拔宫中树七围以上十六枚(3),坏城楼。燕王旦不寤(悟)(4),谋反发觉,卒伏其辜(5)。
  (1)元凤元年:前80年。(2)蓟:燕王国都。在今北京西南。(3)枚:干也。枝曰条,干曰枚。(4)燕王旦:武帝之子。《武五子传》有其传。(5)以上言恒风。
  釐公十五年“九月己卯晦,震夷伯之庙(1)。”刘向以为晦,暝也;震,雷也。夷伯,世大夫,正昼雷,其庙独冥(2)。天戒若曰,勿使大夫世官,将专事螟晦(3)。明年,公子季友卒,果世官(4),政在季氏。至成公十六年“六月甲午晦”(5),正昼皆瞑,阴为阳,臣制君也。成公不寤(悟),其冬季氏杀公子偃(6)。季氏萌于釐公(7),大于成公,此其应也。董仲舒以为夷伯,季氏之孚也(8),陪臣不当有庙。震者雷也,晦暝,雷击其庙,明当绝去僭差之类也。向又以为此皆所谓夜妖者也。刘歆以为《春秋》及朔言朔,及晦言晦,人道所不及,则天震之。展氏有隐慝(9),故天加诛于其祖夷伯之庙以谴告之也。
  (1)釐公十五年:前645年。九月己卯:九月三十日。晦:晦朔之晦。震:雷电击之。夷伯之庙:展氏祖庙。(2)冥:暗也。(3)将:王先谦曰:《晋》《宋志》“将”下并有“令”字。(4)公子季友卒,果世官:公子季友死后,季友之孙行父仍执政专国,自此以后常为卿。(5)成公十六年:前575年。六月甲午:六月二十九日。是月小。(6)季氏:指季文子。(7)萌:喻草木始生。言其始有威权。(8)孚:信也。(9)慝(tè):邪恶;恶念。
  成公十六年“六月甲午晦,晋侯及楚子、郑伯战于鄢陵(1)。”皆月晦云(2)。
  (1)鄢陵:邑名。在今河南鄢陵县北。(2)以上言脂液妖。
  隐公五年“秋,螟”(1)。董仲舒、刘向以为时公观渔于棠(2),贪利之应也。刘歆以为又逆臧釐伯之谏(3),贪利区霿,以生裸虫之孽也。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五行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