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律历志(上)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10-03 整理 : 古诗文网
 【说明】《汉书》十志,是从《史记》“八书”发展而来。《史记》是礼、乐、律、历、天官、封禅、河渠、平准等八书。《汉书》是律历、礼乐、刑法、食货、郊祀、天文、五行、地理、沟洫、艺文等十志。两者有同有异,如进行比较,可以看出继承和发展的情况,下文说明各志时将略作交待。书志,在正史中是各种典章制度、礼乐文化等专史,学术价值突出,与纪、袭、列传等的特点不同。《汉书》十志的特点是“详赡”,内容十分丰富,学术价值极高,不仅超过《史记》八书,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而且在二十四史书志中,也名列前茅,为许多后来者所不可企及。
  本卷《律历志》是结合音律和历数叙述它们计算方法的篇章。叙述音律、度量衡、汉代历法(主要是依据和介绍刘歆的《三统历》)及其与农业和日常生活的关系等内容,比之《史记》律、历两书要丰富扎实得多。但它把太昊至刘秀的世代更替都排列起来,注明所值五德之运,意欲证明汉以火德代周之木德;正如帝尧之以火德代替帝喾的木德一样,是按必然的程序进行的,显然是历史循环论在作祟。
  《虞书》曰“乃同律度量衡(1)”,所以齐远近立民信也(2)。自伏戏(羲)画八卦(3),由数起(4),至黄帝、尧、舜而大备。三人稽古(5),法度章焉(6)。周衰官失,孔子陈后王之法,曰:“谨权量,审法度,修废官,举逸民,四方之政行矣(7)。”汉兴,北平侯张苍首律历事(8),孝武帝时乐官考正(9)。至元始中王莽秉政(10),欲耀名誉,征天下通知钟律者百余人,使羲和刘歆等典领条奏(11),言之最详。故删其伪辞,取正义,著于篇(12)。
  (1)《虞书》:谓《舜典》。同:统一之意,(2)齐:划一。(3)伏戏:即伏羲。(4)由数起:此谓卦起于数(刘攽说)。(5)三代:指夏、商、周。稽:考也。(6)章:显著。(7)“谨权量”等句:见《论语·尧曰篇》。权:谓斤两。量:谓斗斛。法度:谓丈尺。逸民:谓有德而隐居者。(8)张苍:本书卷四十二有其传。首:谓始定。(9)乐官考正:此指立乐府、置协律都尉、造太初历等。(10)元始:平帝年号,共五年(公元1�5)。(11)羲和:平帝元始元年置羲和官(掌天地四时之官),秩二千石。刘歆:本书卷三十六有其传。(12)“删其伪辞”等句:师古曰:“班氏自云作志取刘歆之义也。自此以下,讫于‘用竹为引者,事之宜也’,则其辞蔫。”齐召南曰:“一曰‘备数’以下皆刘歆之词也,而班氏稍加删节,所谓‘删伪辞,取正义’也,是以《晋志》引此志直云刘歆序论,而《风俗通义》引刘歆《钟律》书当亦指此。”
  一曰备数,二曰和声,三曰审度,四曰嘉量,五曰权衡。参(三)五以变,错综其数(1),稽之于古今,效之于气物,和之于心耳,考之于经传,咸得其实,靡不协同。
  (1)参(三)五以变,错综其数:见《易·系辞上》。参(三)五,代表较小而不定之数。变,指交变从而卦变。错,交错。综,综合。数,指爻的位次。
  数者,一、十、百、千、万也,所以算数事物,顺性命之理也。《书》曰(1):“先其算命(2)。”本起于黄钟之数(3),始于一而三之,三三积之,历十二辰之数,十有七万七千一百四十七(4),而五数备矣(5)。其算法用竹,径一分,长六寸,二百七十一枚而成六觚,为一握(6)。经象乾律黄钟之一,而长象坤吕林钟之长。其数以《易》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九,成阳六爻,得周流六虚之象也(7)。夫推历生律制器,规圜(圆)矩方,权重衡平,准绳嘉量,探赜索隐,钩深致远,莫不用焉。度长短者不失豪牦(毫厘)(8),量多少者不失圭撮(9),权轻重者不失黍累(10)。纪于一,协于十,长于百,大于千,衍于万,其法在算术。宣于天下,小学是则(11)。职在太史,羲和掌之。
  (1)《书》:指《逸书》(师古说)。(2)先其算命:师古曰:“言王者统业,先立算术以命百事也。”(3)黄钟:古乐十二律之一。黄钟律,指标准音高。(4)此意谓黄钟之数,始于一,历十二辰,依次乘以三(如子一,丑一乘三得三,寅三乘三得九,以此类推),至亥则得十七万七千一百四十七。(5)五数备:谓五行阴阳变化之数齐备于此(孟康说)。(6)能田忠亮等(著《汉书律历志研究》,日本全国书房1957年版)参据周正权《汉书律历志补注订误》、《汉书补注》引沈彤说列出算式是:又一算式是:(7)颜注引孟康曰:“以四十九成阳六爻为乾,乾之策数二百一十六,以成六爻,是为周流六虚之象也。”《补注》引刘台拱曰:“注是上爻当作觚以四十九加六,得五十五,又加二百一十六,得二百七十一,是六觚之数。”按《易·系辞上》有“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九”句,又有“乾之策数二百一十六”句,《易·系辞下》有“周流六虚”句。(8)度(duó):估量。豪牦:喻极短。也作“毫厘”。(9)圭、撮:古量度名。比喻极微之数。《补注》引沈钦韩曰:“《孙子算经》:六粟为圭,十圭为秒,十秒为撮,十撮为勺,十勺为合。”(10)黍累(lěi):轻微的重量。师古引应劭曰:“十黍为累,一累为一铢。”(11)则:法也。
  声者,宫、商、角、徵、羽(1)。所以作乐者,谐八音,荡涤人之邪意,全其正性,移风易俗也。八音:土曰埙,匏曰笙,皮曰鼓,竹曰管,丝曰弦,石曰磐,金曰钟,木曰柷(2)。五声和,八音谐,而乐成。商之为言章也,物成孰(熟)可章度也(3)。角,触也,物触地而出,戴芒角也。宫,中也,居中央,畅四方,唱始施生,为四声纲也。徵,祉也(4)。
  物盛大而繁祉也。羽,字也,物聚臧(藏)字覆之也。夫声者,中于宫,触于角,祉于徽,章于商,字于羽,故四声为宫纪也。协之五行,则角为木,五常为仁,五事为貌。商为金为义为言,徽为火为礼为视,羽为水为智为听,宫为土为信为思。以君臣民事物言之,则宫为君,商为臣,角为民,徵为事,羽为物。唱和有象,故言君臣位事之体也(5)。
  (1)宫、商、角、徵(zhǐ)、羽:古乐五声音阶的五个阶名。简称五声,或五音。(2)八音:古代称金、石、丝、竹、匏、土、革、木为八音。金为钟,石为罄,琴、瑟为丝,萧、管为竹,笙、竽为匏,埙为土,鼓为革,柷(xūn)、为木。坝(xūn):古代陶制的吹奏乐器。革:以皮革制的鼓。柷(zhù):古代打击乐器。雅乐开始时击之。(yǔ):古代打击乐器。用于雅乐结束之时。(3)章度(duó):测量之义。(4)祉(zhǐ):福。(5)以上所述关系,可列为表:
  
  五声之本,生于黄钟之律。九寸为宫,或损或益,以定商、角、徵、羽。九六相生,阴阳之应也。律十有二,阳六为律,阴六为吕。律以统气类物,一曰黄钟,二曰太族(簇),三曰姑洗,四曰蕤宾,五曰夷则、六曰亡(无)射。吕以旅阳宣气,一曰林钟,二曰南吕,三曰应钟,四曰大吕,五曰夹钟,六曰中(仲)吕。有三统之义焉(1)。其传曰,黄帝之所作也。黄帝使冷纶,自大夏之西,昆仑之阴,取竹之解谷生(2),其窍厚均者(3),断两节间而吹之,以为黄钟之宫(4)。制十二篇(筒)以听凤之鸣,其雄鸣为六,雌鸣亦六。比黄钟之宫(5),而皆可以生之,是为律本(6)。至治之世,天地之气合以生风;天地之风气正,十二律定(7)。黄钟:黄者,中之色,君之服也;钟者,种也(8)。天之中数五(9),五为声,声上宫,五声莫大焉。地之中数六,六为律,律有形有色,色上黄,五色莫盛焉(10)。故阳气施种于黄泉,孳(滋)萌万物,为六气元也(11)。以黄色名元气律者,著宫声也。宫以九唱六(12),变动不居,周流六虚(13)。始于子,在十一月(14)。大吕:吕,旅也,言阴大,旅助黄钟宣气而牙(芽)物也。位于丑,在十二月(15)。太族(簇):族(簇),奏(凑)也,言阳气大,奏(凑)地而达物也。位于寅,在正月(16)。夹钟,言阴夹助太族(簇)宣四方之气而出种物也。位于卯,在二月(17)。姑洗:洗,洁也,言阳气洗物辜洁之也。位于辰,在三月(18)。中(仲)吕言微阴始起未成,著于其中旅助姑洗宣气齐物也。位于巳,在四月(19)。蕤宾:蕤,继也,宾,导也,言阳始导阴气使继养物也。位于午,在五月(20)。林钟:林,君也,言阴气受任,助蕤宾君主种物使长大茂盛也。位于未,在六月(21)。夷则:则,法也,言阳气正法度而使阴气夷当伤之物也。位于申,在七月(22)。南吕:南,任也,言阴气旅助夷则任成万物也。位于西,在八月(23)。亡(无)射:射,厌也,言阳气究物而使阴气毕剥落之,终而复始,亡(无)厌已也。位于戍,在九月(24)。应钟,言阴气应亡(无)射,该臧(藏)万物而杂阳阂种也(25)。位于亥,在十月(26)。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律历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