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文帝纪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09-30 整理 : 古诗文网
【说明】本卷记述汉文帝刘恒在位二十三年的政绩,简要得体。《史记·文帝纪》记文帝史事既有详载,又多漏略。《汉书·文帝纪》则认真做了两方面的事:一是将有些史事,仅保留事目,具体记载便移于有关的传记;二是补记了一些史事和诏令。文帝在位二十三年,继续推行与民休息政策,劝课农桑,减省租赋,约法省刑,募民实力,分封诸侯而少其力,故有促使社会安定和经济发展之功绩,值得称道;但似也被司马迁和班固稍微美化。对文帝的“仁”、“德”,不能只看马、班的表面文字,还当作些具体分析。司马迁于《文帝本纪》篇末录景帝诏以颂文帝“大德”,这是一篇收结,颇具只眼;班固将此移于《景帝纪》中,交还作诏者,可谓知表而不知里。  
  孝文皇帝(1),高祖中子也,母曰薄姬(2)。高祖十一年,诛陈豨,定代地,立为代王,都中都(3)。十七年秋(4),高后崩,诸吕谋为乱,欲危刘氏。丞相陈平、太尉周勃、朱虚侯刘章等共诛之,谋立代王。语在《高后纪》、《高五王传。》。
  (1)孝文皇帝:刘恒,刘邦第四子,薄姬所生,前180年至前157年在位。(2)薄姬:吴人,刘邦之妃,刘恒之母。刘恒为帝以后,尊她为皇太后。(3)中都:县名。在今山西平遥西。(4)十七年:指代王之十七年(汉代诸侯王国自有纪年)。
  大臣遂使人迎代王。郎中令张武等议(1),皆曰:“汉大臣皆故高帝时将,习兵事,多谋诈,其属意非止此也(2),特畏高帝、吕太后威耳。今已诛诸吕,新喋(蹀)血京师(3),以迎大王为名,实不可信。愿称疾无往,以观其变。”中慰宋昌进曰(4):“群臣之议皆非也。夫秦失其政,豪杰并起,人人自以为得之者以万数,然卒践天子位者,刘氏也。天下绝望,一矣。高帝王子弟,地犬牙相制,所谓盘石之宗也,天下服其强,二矣。汉兴,除秦烦苛,约法令,施德惠,人人自安,难动摇,三矣。夫以吕太后之严,立诸吕为三王,擅权专制,然而太慰以一节入北军,一呼士皆袒左,为刘氏,畔(叛)诸吕,卒以灭之。此乃天授,非人力也。今大臣虽欲为变,百姓弗为使,其党宁能一邪?内有朱虚、东牟之亲(5),外畏吴、楚、淮南、琅邪、齐、代之强(6)。方今高帝子独淮南王与大王,大王又长,贤圣仁孝,闻于天下,故大臣因天下之心而欲迎立大王,大王勿疑也。”代王报太后,计犹豫未定。卜之,兆得大横(7)。占曰:“大横庚庚,余为天王,夏启以光(8)。”代王曰:“寡人固已为王,又何王乎?”卜人曰:‘所谓天王者,乃天子也。“于是代王乃遣太后弟薄昭见太尉勃,勃等具言所以迎立王者。昭还报曰:“信矣,无可疑者。”代王笑谓宋昌曰:“果如公言。”乃令宋昌骖乘(9),张武第六人乘六乘传诣长安(10)。至高陵止,而使宋昌先之长安观变。
  (1)郎中令:官名。这里是指王的郎中令。(2)属意:注意。(3)蹀血:涉血。蹀血京师:指诛除诸吕事件。(4)中尉:官名。掌管都城治安。这里是指代王国的中尉。(5)朱虚:朱虚侯刘章。东牟:东牟侯刘兴居。(6)吴、楚、淮南、琅邪、齐、代:指吴王刘濞、楚王刘交、淮南王刘长、琅邪王刘泽、齐王刘襄、代王刘恒。(7)大横:烧灼龟甲以卜吉凶,发现是横纹。(8)占曰云云:这几句卜辞,预示代王当做皇帝。庚庚:变更之意。夏启以光:指代王当如夏启继禹那样,继刘邦之位,而光大帝业。(9)骖乘:或作参乘,也叫陪乘,古时乘车在车右陪乘的人。(10)六乘传:六匹马拉的驿车。或指传车六乘。
  昌至渭桥(1),丞相已(以)下皆迎。昌还报,代王乃进至渭桥。群臣拜谒称臣,代王下拜。太尉勃进曰:“愿请闲(2)”。宋昌曰:“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无私。”太尉勃乃跪上天子玺。代王谢曰(3):“至邸而议之(4)。”
  (1)渭桥:指中渭桥,在今陕西咸阳市东。(2)请闲:要求屏退从人,以便个别谈话。(3)谢:辞谢。(4)邸:指代邸,即代王在京师的官邸。
  闰月已酉,入代邸。群臣从至,上议曰:“丞相臣平、太尉臣勃、大将军臣武、御史大夫臣苍、宗正臣郢、朱虚侯臣章、东牟侯臣兴居、典客臣揭再拜言大王足下(1):子弘等皆非孝惠皇帝子(2),不当奉宗庙。臣谨请阴安侯、顷王后、琅邪王、列侯、吏二千石议(3),大王高皇帝子,宜为嗣。愿大王即天子位。”代王曰:“奉高帝宗庙,重事也(4)。寡人不佞(5),不足以称(6)。愿请楚王计宜者,寡人弗敢当。”群臣皆伏,固请。代王西乡(向)让者三(7),南乡(向)让者再(8)。丞相平等皆曰:“臣伏计之,大王奉高祖宗庙最宜称,虽天下诸侯万民皆以为宜。臣等为宗庙社稷计,不敢忽(9)。愿大王幸听臣等。臣谨奉天子玺符再拜上。”代王曰:“宗室将相王列侯以为宜寡人(10),寡人不敢辞。”遂即天子位。群臣以次侍(11)。使太仆婴、东牟侯兴居先清宫(12),奉天子法驾迎代邸(13)。皇帝即日夕入未央宫。夜拜宋昌为卫将军,领南北军,张武为郎中令,行殿中(14)。还坐前殿,下诏曰:“制诏丞相、太尉、御史大夫:间者诸吕用事擅权,谋为大逆,欲危刘氏宗庙,赖将相列侯宗室大臣诛之,皆伏其辜。朕初即位,其赦天下,赐民爵一级,女子百户牛酒(15),酺五日(16)。”
  (1)武:柴武。苍:张苍。郢:刘郢客。揭:刘揭。(2)子弘:指少帝弘。(3)阴安侯:刘邦兄刘伯之妻。顷王后:刘邦二兄刘仲之妻。琅邪王:刘泽。二千石:汉代对郡守之通称,因郡守之通称,因郡守的俸禄为二千石。(4)重事:大事。(5)不佞:自谦之词,意谓没有才能。(6)称:副。(7)楚王:指刘邦之弟刘交。(8)西向让:古时宾主东西对坐,东向为尊,代王西向让,是以宾主之礼接待众臣,以示谦让。南向让:古时君臣南北对坐,帝向南坐,代王南向让,已转变为以君主之扎对待群臣,再示谦让。(9)忽:轻易。(10)莫宜寡人:无人比寡人更合适。(11)以次侍:各依职位的次序侍列。(12)太仆:官名。掌管皇帝的车马。清宫:指清除宫中少帝及诸吕的残余势力。(13)天子法驾:皇帝的车驾。(14)行:巡视。(15)女子百户牛酒:古时民间女子不得封爵,故每百户赐给牛一头,酒十石。(16)酺:相聚饮酒。酺五日:特许百姓聚会饮酒五天。汉法,三人以上无故聚饮,便要受罚。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文帝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