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景帝纪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09-30 整理 : 古诗文网
 【说明】本卷记述汉景帝刘启在位十六年的政事。景帝在位十六年,继续推行与民休息、轻徭薄赋政策,田租三十税一,削弱诸侯势力,促使社会安定与经济发展。他在汉代政治上继往开来,有一定的历史地位和作用。据《史记·景帝本纪》有录无书,或言今篇乃“取班书补之”(唐司马贞说),或说《史记》《汉书》两篇略有不同,“非取彼以补”。现在看来,马书《景纪》确有一些疑点,尚待考证,班书《景纪》完全是真品;前者讥刺景帝惨刻,后者盛称“文景之治”,两者思想内容不大一致。司马迁多区分文、景,而将景、武联系起来;班固则文、景并称,对武帝另作评论。其实,自文帝至景帝,再至武帝,是历史的延续,有所发展,也自有联系,难以“抽刀断水”,只可作历史的具体分析。  
  孝景皇帝(1),文帝太子也。母曰窦皇后。后七年六月,文帝崩。丁未(2),太子即皇帝位,尊皇太后薄氏曰太皇太后,皇后曰皇太后。
  (1)孝景皇帝:即汉景帝刘启,文帝之子,窦后所生。前156年至141年在位。(2)丁未:(六月)九日。
  九月,有星孛于西方。
  元年冬十月(1),诏曰:“盖闻古者祖有功而宗有德(2),制礼乐各有由。歌者,所以发德也;舞者,所以明功也。高庙酎(3),秦《武德》、《文始》、《五行》之舞。孝惠庙酎,秦《文始》、《五行》之舞,孝文皇帝临天下,通关梁,不异远方;(4)除诽谤,去肉刑,赏赐长老,收恤孤独,以遂群生;减耆(嗜)欲,不受献,罪人不帑(孥)(5),不诛亡(无)罪,不私其利也;除宫刑(6),出美人,重绝人之世也。朕既不敏,弗能胜识(7)。此皆上世之所不及,而孝文皇帝亲行之。德厚侔天地(8),利泽施四海,靡不获福。明象乎日月,而庙乐不称(9),朕甚惧焉。其为孝文皇帝庙为《昭德》之舞,以明休德(10)。然后祖宗之功德,施于万世,永永无穷,朕甚嘉之。其与丞相、列侯、中二千石、礼官具礼仪秦。”丞相臣嘉等秦曰⑾:“陛下永思孝道,立《昭德》之舞以明孝文皇帝之盛德,皆臣嘉等愚所不及。臣谨议:世功莫大于高皇帝,德莫盛于孝文皇帝。高皇帝庙宜为帝者太祖之庙,孝文皇帝庙宜为帝者太宗之庙。天子宜世世献祖宗之庙。郡国诸侯宜各为孝文皇帝立太宗之庙。诸侯王列侯使者侍祠天子所献祖宗之庙。请宣布天下。”制曰“可”。
  (1)元年:汉景帝元年(前156)。(2)祖有功而宗有德:始取天下为“功”,始治天下为“德”。(3)酎(zhòu):醇酒,故以荐宗庙。(4)不异远方:指开放关津而不用传(关卡),令远近如一。(5)不孥:刑不及罪人的妻子。(6)除宫刑:汉武帝时司马迁尝受宫刑,可见汉世宫刑未尽除。(7)胜识:完全知道。(8)侔:相等。(9)称:副也。(10)休德:美德。⑾嘉:申屠嘉,当时为丞相。
  春正月,诏曰:“间者岁比不登,民多乏食,夭绝天年,朕甚痛之。郡国或硗狭(1),无所农桑(系)畜(2);或地饶广,荐草莽,水泉利,而不得徙。其议民欲徙宽大地者,听之。”
  (1)硗(qiāo)狭:瘠薄狭小。(2)(系)(jī):豢养牲畜。
  夏四月,赦天下。赐民爵一级。
  遣御史大夫青翟至代下与匈奴和亲(1)。
  (1)青翟:“翟”字衍,“青”为陶青。代:县名。在今河北蔚县东北。
  五月,令田半租(1)。
  (1)令田半租:令收一半田租。文帝时田租十五税一,此则三十而税一。
  秋七月,诏曰:“吏受所监临,以饮食免,重;(1)受财物,贱买贵卖,论轻(2)。延尉与丞相更议著令(3)。”延尉信谨与丞相议曰:(4)“吏及诸有秩受其官属所监、所治、所行、所将(5),其与饮食计偿费(6),勿论(7)。它物,若买故贱,卖故贵,皆坐臧(赃)盗,没入臧(赃)县官(8)。吏迁徙免罢,受其故官属所将监治送财物,夺爵为士伍(9),免之。无爵,罚金二斤,令没入所受。有能捕告,畀其所受臧(赃)(10)。”
  (1)重:处治过重。(2)论轻:论处太轻。(3)著令:著作律条。(4)信:延尉之名。丞相:当时是申屠嘉。(5)监:监督。治:治理。行:委任。将:带领。(6)计偿费:计其所费,而偿其值。(7)勿论:不要论罪。(8)县官:这里指官府。(9)为士伍:与士卒为伍(10)畀(bì):给,给予。畀(bì)其所受赃:以所受之赃给予捕告者。
  二年冬十二月,有星孛于西南。
  令天下男子年二十始傅(1)。
  (1)傅:汉代服兵役的制度。二十而傅:即男子二十岁始服兵役。
  春三月,立皇子德为河间王(1),阏为临江王,余为淮阳王,非为汝南王,彭祖为广川王,发为长沙王。
  (1)皇子:指景帝之子,即德、阏、余、非、彭祖、发等。
  夏四月壬午,太皇太后崩(1)。
  (1)太皇太后:指文帝之母薄太后。
  六月,丞相嘉薨。
  封故相国萧何孙系为列侯。
  秋,与匈奴和亲。
  三年冬十二月,诏曰:“襄平侯嘉子恢说不孝,谋反,欲以杀嘉,大逆无道。其赦嘉为襄平侯,及妻子当坐者复故爵(1)。论恢说及妻子如法。”
  (1)关于恢说不孝:汉律,大逆之罪,诛及三族。恢说(姓纪)不孝、谋反,欲连累而害及其父纪嘉,故特赦其父嘉及妻子当坐者。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景帝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