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元后传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10-06 整理 : 古诗文网
【说明】本传叙述元帝之后、王莽之姑王政君及其外家的事迹。王政君,初为宫女,因受宠爱而为元帝的皇后。成帝时尊为皇太后,其兄王凤为大司马大将军,领尚书事。河平二年(前27)其兄弟谭、商、立、根、逢时五人同日封侯,王氏始专权。哀帝时尊为太皇太后。自召王莽入朝为大司马,可谓引狼入室,演成新莽闹剧。她守藏汉传国玺,王莽讨取,不肯授予,怒骂王莽对汉朝忘恩负义,最后还是交了出去,并接受“新室文母太皇太后”的名号。《汉书》本传写得具体,有些笔墨较为生动。班彪于传未论西汉外戚之患,以元后为剧,说“王莽之兴,由孝元后历汉四世为天下母,飨国六十余载,群弟世权,更持国柄,五将十侯,卒成新都”。王政君其人,实是个愚弱之妇,一生无所作为,观其守玺授玺之事,已可窥斑而见豹;但在专制制度下,竟然鬼使神差,通过地掀起一阵历史的波澜。
  孝元皇后(1),王莽之姑也。莽自谓黄帝之后,其《自本》曰(2):黄帝姓姚氏,八世生虞舜。舜起妫汭(3),以妫为姓。至周武王封舜后妫满于陈,是为胡公,十三世生完。完字敬仲,奔齐,齐桓公以为卿,姓田氏。十一世,田和有齐国,三世称王(4),至王建为秦所灭。项羽起(5),封建孙安为济北王。至汉兴,安失国,齐人谓之“王家”,因以为氏。
  (1)孝元皇后:王政君。(2)《自本》:犹《自传》。(3)妫(guī):水名。汭(ruì):水的弯曲处。(4)三世:田和有齐国;和卒,子桓公午立;午卒,子威王因齐立,自田和至因齐三世称王。(5)项羽:项籍字羽。本书卷三十一有其传。
  文、景间,安孙遂字伯纪,处东平陵(1),生贺,字翁孺。为武帝绣衣御史(2),逐捕魏郡群盗坚卢等党与,及吏畏懦逗遛(留)当坐者,翁孺皆纵不诛。它部御史暴胜之等奏杀二千石,诛千石以下(3),及通行饮食坐连及者,大部至斩万余人(4),语见《酷吏传》。翁孺以奉使不称免(5),叹曰:“吾闻活于人有封子孙(6),吾所活者万余人,后世其兴乎!”
  (1)东平陵:县名。在今山东章丘西北。(2)绣衣御史:汉武帝时,各地多事,因使一些官吏衣绣衣,持斧仗节,兴兵镇压,号直指使者。此谓御史衣绣衣的使者。(3)诛:谓专诛,不必上奏。(4)大部:大的州。汉有十三刺吏部(州)。(5)不称:谓不称职。(6)活千人:此下当有“者”字。杨树达曰:“《后汉书·史弼传论》云:‘活千人者子孙必封。’《注》引此传云:‘活千人者有封孙。’‘活千人’下有‘者’字,是其证。”
  翁孺既免,而与东平陵终氏为怨,乃徒魏郡元城委粟里(1),为三老,魏郡人德之。元城建公曰(2):“昔春秋沙麓崩,晋史卜之,曰:‘阴为阳雄,土火相乘,故有沙麓崩。后六百四十五年,宜有圣女兴(3)。’其齐田乎!今王翁孺徙,正直其地(4),日月当之。元城郭东有五鹿之虚(墟),即沙鹿地也。后八十年,当有贵女兴天下”云。
  (1)魂郡:郡名。治邺县(在今河北磁县南)。元城:县名。在今河北大名东。(2)建公:姓建。公,尊称。犹今称某公、某老。(3)春秋沙厢崩,……宜有圣女兴:《春秋》僖公十四年云:“秋,八月辛卯,沙鹿崩。”《左传》云:“秋,八月辛卯,沙鹿崩。晋卜偃日:期年将有大咎,几亡国。”沙麓:地名。在元城东。李奇曰:“阴,元后也。阳:汉也。王氏舜后,土地。汉,火也。故曰‘土火相乘’,阴盛而沙麓崩。”张晏曰:“阴数八,八八六十四;土数五,故六百四十五岁也。《春秋》僖公十四年,沙麓崩,岁在乙亥,至哀帝元寿二年,哀帝崩,元后始摄政,岁在庚申,沙麓崩后六百四十五岁。”(4)直:当也。
  翁孺生禁,字稚君,少学法律长安,为廷尉史(1)。本始三年(2),生女政君,即元后也。禁有大志,不修廉隅(3),好酒色,多取傍妻,凡有四女八男;长女君侠,次即元后政君,次君力,次君弟;长男凤孝卿,次曼元卿,谭子元,崇少子,商子夏,立子叔,根稚卿,逢时季卿。唯凤、崇与元后政君同母。母,適(嫡)妻,魏郡李氏女也。后以妒去,更嫁为河内苟宾妻(4)。
  (1)廷尉史:廷尉的属吏。(2)本始三年:即公元前71年。(3)廉隅:梭角。比喻人的品行端方不苟。(4)河内:郡名。治怀县(在今河南武涉西南)。苟:姓也。汉代为“笱”,后代改为苟(陈直说)。
  初,李亲任(妊)政君在身(1),梦月入其怀。及壮大,婉顺得妇人道。尝许嫁未行,所许者死。后东平王聘政君为姬,未入(2),王薨。禁独怪之,使卜数者相政君(3),“当大贵,不可言。”禁心以为然,乃教书,学鼓琴。五凤中(4),献政君,年十八矣,入掖庭为家人子。
  (1)妊:怀孕。(2)东平:王国名。治东平(在今山东东平东)。(3)卜数者:犹今算命者。相:相面。(4)五凤:汉宣帝年号,共四年(前57——前54)。
  岁余,会皇太子所爱幸司马良娣病,且死,谓太子曰:“妾死非天命,乃诸娣妾良人更祝诅杀我。”太子怜之,且以为然。及司马良娣死,太子悲恚发病,忽忽不乐,因以过怒诸娣妾,莫得进见者。久之,宣帝闻太子恨过诸娣妾(1),欲顺适其意,乃令皇后择后宫家人子可以虞(娱)侍太子者,政君与在其中,及太子朝,皇后乃见政君等五人,微令旁长御问知太子所欲(2)。太子殊无意于五人者,不得已于皇后(3),强应曰(4):“此中一人可。”是时政君坐近太子,又独衣绛缘诸于(5),长御即以为是。皇后使侍中杜辅、掖庭令浊贤交送政君太子宫,见丙殿。得御幸,有身。先是者,太子后宫梯妾以十数,御幸久者七八年,莫有子,及王妃壹幸而有身。甘露三年(6),生成帝于甲馆画堂(7),为世適(嫡)皇孙。宣帝爱之,自名曰骜,字太孙,常置左右。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元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