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隽疏于薛平彭传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10-05 整理 : 古诗文网
 【说明】本传叙述隽不疑、疏广(及兄子疏受)、于定国、薛广德、平当、彭宣等人的事迹。这是一篇昭宣以来儒士出身而明哲保身的公卿之类传。隽不疑,治《春秋》,进退以礼,为京兆尹严而不残,以捕伪戾太子而名重。疏广,少好学,明《春秋》,为太子太傅,兄子疏受为少傅。深知“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叔侄二人要求退休,回家享乐。于定国,少学法,后学《春秋》,为人谦恭,尤重经术士。为廷尉,治狱审慎。为丞相,因灾乱,而要求退位,回乡享清福。薛广德,以《鲁诗》教授学生。为博士,论议于石渠阁。为御史大夫,谏帝勿事游乐。也因灾乱而要求退休,还乡。平当,以明经为博士。每有灾异,辄傅经术,言得失。哀帝时,官至丞相,病笃而辞封。彭宣,治《易》,为博士。官至大司空,因王莽专权而退。这六人,通经入仕,官为公卿,碌碌无为,而明哲保身。大致上说,西汉士大夫在专制主义下,持禄保位,习以成风;若个人品行端正,就算过得去。本传写之,予以肯定。其中描写隽不疑,较为生动。班固于传末称之,可以理解。  
  隽不疑字曼倩,勃海入也(1)。治《春秋》,为郡文学(2),进退必以礼,名闻州郡。
  (1)勃海:郡名。治浮阳(在今河北沧州市东南)。(2)文学:官名。汉代州郡及王国皆置文学。
  武帝末,郡国盗贼群起,暴胜之为直指使者(1),衣绣衣,持斧,逐捕盗贼,督课郡国,东至海,以军兴诛不从命者(2),威振州郡。胜之素闻不疑贤,至勃海,遣吏请与相见。不疑冠进贤冠,带櫑具剑(3),佩环玦(4),褒衣博带(5),盛服至门上谒。门下欲使解剑,不疑曰:“剑者君子武备,所以卫身,不可解。请退。”吏白胜之。胜之开阁延请,望见不疑容貌尊严,衣冠甚伟,胜之履起迎(6)。登堂坐定,不疑据地曰(7):“窃伏海濒,闻暴公子威名旧矣(8),今乃承颜接辞。凡为吏,太刚则折,太柔则废,威行施之以恩,然后树功扬名,永终天禄。”胜之知不疑非庸人,敬纳其戒,深接以礼意,问当世所施行。门下诸从事皆州郡选吏(9),侧听不疑,莫不惊骇。至昏夜,罢去。胜之遂表荐不疑,征诣公车(10),拜为青州刺吏(11)。
  (1)暴胜之:河东人,天汉二年以光禄大夫出为直指使者,至太始三年为御史大夫直指使者:汉武帝末年为对付起事者,遣使衣绣衣,持斧仗节,兴兵镇压,号直指使者。直指:谓处事无所阿私。(2)以军兴诛不从命者;有所追捕及行诛罚,皆依兴军之制。(3)櫑(lěi)具:占长剑名。剑柄上有蓓蕾形的玉饰或雕刻,故称。(4)佩环玦:带玉环及著玉佩。玦:即玉佩之块。(5)褒之博带:宽衣长带。(6)(xǐ)履:着鞋走。(7)据地:以手按地。古人席地而坐,进言时以手按地表示敬意。(8)公子:暴胜之字。旧:久也。(9)州邵选吏:州郡吏中之优秀者。(10)公车:汉代官署名。其长官公车令,掌管宫殿中司马门以警卫工作。臣民上书或应召,都由公车接待。(11)青州:地当今山东北部,今德州以东,至成山角一带。
  久之,武帝崩,昭帝即位,而齐孝王孙刘泽交结郡国豪杰谋反(1),欲先杀青州刺史。不疑发觉(2),收捕,皆伏其辜。擢为京兆尹,赐钱百万。京师吏民敬其威信。每行县录囚徒还(3),其母辄问不疑:“有所平反(4),活几何人?”即不疑多有所平反,母喜笑,为饮食语言异于他时;或亡(无)所出(5),母怒,为之不食。故不疑为吏,严而不残。
  (1)齐孝王:齐悼惠王刘肥之子。刘泽:他与燕王刘旦等人结谋。(2)发觉:王先谦曰:因菑川靖子秺侯成告知发觉。(3)录囚徒:讯视记录囚徒的罪状。(4)平反:对冤假错案给予纠正。(5)出:意谓释放。
  始元五年(1),有一男子乘黄犊车,建黄施(2),衣黄旐(3),著黄冒(帽),诣北阙,自谓卫太子(4)。公车以闻(5),诏使公卿将军中二千石杂识视(6)。长安中吏民聚观者数万人。右将军勒兵阙下(7),以备非常。丞相御史中二千石至者并莫敢发言(8)。京兆尹不疑后到,叱从吏收缚。或曰:“是非未可知,且安之(9)。”不疑曰:““诸君何患于卫太子!昔蒯聩建命出奔(10),辄距(拒)而不纳(11),《春秋》是之(12)。卫太子得罪先帝(13),亡不即死(14),今来自诣,此罪人也。”遂送诏狱(15)。
  (1)始元五年:前82年。(2)施(zhàn):古代画有龙蛇的一种旗。(3)(chānyú):短衣。(4)卫太子:戾太子刘据。(5)以闻:以此报告皇帝。(6)杂:共也。(7)右将军:是时卫尉王莽为右将军。(8)并:皆也。(9)安:犹徐。(10)蒯聩:春秋时代卫灵公之太子,因得罪灵公而出奔于晋。(11)辄:蒯聩之子。卫灵公卒,辄嗣位,拒不接纳蒯聩返卫。(12)《春秋》:指《春秋公羊传》。《公羊传》对蒯辄拒不纳蒯聩评曰:“辄之义可以立乎?曰可。奈何不以父命辞王父命也。”(13)先帝:指汉武帝。 (14)亡:逃亡。(15)诏狱:奉皇帝令拘禁犯人之监狱。
  天子与大将军霍光闻而嘉之,曰:“公卿大臣当用经术明于大谊(义)(1)。”繇(由)是名声重于朝廷,在位者皆自以不及也。大将军光欲以女妻之,不疑固辞,不肯当。久之,以病免,终于家。京师纪之。后赵广汉为京兆尹(2),言“我禁奸止邪,行于吏民,至于朝廷事,不及不疑远甚。”廷尉验治何人(3),竟得奸诈(4)。本夏阳人(5),姓成名方遂,居湖(6),以卜筮为事。有故太子舍人尝从方遂卜,谓曰:“子状貌甚似卫太子。”方遂心利其言,几(冀)得以富贵,即诈自称诣阙。廷尉逮召乡里识知者张宗禄等,方遂坐诬罔不道,要(腰)斩东市。一云姓张名延年(7)。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隽不疑,疏广,于定国,薛广德,平当,彭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