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韩彭英卢吴传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10-04 整理 : 古诗文网
【说明】本传叙述韩信、彭越、英布、卢绾、吴芮等的政治生涯和不同结局。这是一篇汉初异姓王的类传。韩信、彭越、英布三人都是反秦起义的英雄,在楚汉相争中,反楚归汉,为兴汉立了大功,故皆受封为王;但在汉朝建立后,由于种种主客观原因,三人都落了遭诛的下场,成了千古风议之案。在封建制度下,大臣功高震主,非兔死狗烹,即谋位篡权,这是历史的悲剧。卢绾因与刘邦同里同日生,又相好而随从起义,故受封为燕王,后亡入匈奴,死于他乡。吴芮原为秦番阳令,秦末起义,项羽封其为衡山王,项羽死后,刘邦徙封为长沙王,善终而传国于后嗣。《史记》对韩信、英布,单独立传,将彭越与魏豹合传,将卢绾与韩王信同传,惟吴芮无传。《汉书》对汉初异姓八王,除赵王张耳、韩王信另传、燕王臧茶无传外,将此五王合传,集中反映异姓王的政治生涯和结局,不同于《史记》的用意。传末总结异姓八王的结局,讥笑叛逆者“终于灭亡”,肯定吴芮之忠“不失正道”,完全是为汉家立论的腔调。  
  韩信,淮阴人也(1)。家贫无行(2),不得推择为吏,又不能治生为商贾(3),常从人寄食(4)。其母死无以葬,乃行营高燥地,令傍可置万家者。信从下乡南昌亭长食(5),亭长妻苦之,乃晨炊蓐食(6)。食时信往,不为具食。信亦知其意,自绝去。至城下钓,有一漂母哀之(7),饭信,竟漂数十日。信谓漂母曰:“吾必重报母。”母怒曰:“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孙而进食(8),岂望报乎!”淮阴少年又侮信曰:“虽长大,好带刀剑,怯耳。”众辱信曰(9):“能死,刺我,不能,出跨下。”于是信孰视。俯出跨下。一市皆笑信,以为怯。
  (1)淮阴:县名。在今江苏淮阴市西南。(2)无行:放荡。(3)治生:谋生。(4)寄食:投靠人家吃闲饭。(5)下乡:乡名。属淮阴县。南昌:下乡的一个亭名。(6)晨炊:一大早做饭。蓐食:在床上吃饭。(7)漂母:漂洗丝棉的老妇。(8)王孙:犹言“公子”,对青年人的尊称。(9)众辱:言当众辱之。
  及项梁度(渡)淮(1),信乃仗剑从之,居戏(麾)下(2),无所知名。梁败,又属项羽,为郎中(3)。信数以策干项羽(4),羽弗用。汉王之入蜀,信亡楚归汉,未得知名,为连敖(5)。坐法当斩,其畴(俦)十三人皆已斩,至信,信乃仰视,适见膝公(6),曰:“上不欲就天下乎(7)?而斩壮士!”膝公奇其言,壮其貌,释弗斩。与语。大说(悦)之,言于汉王。汉王以为治粟都尉(8),上未奇之也(9)。
  (1)淮:淮河。(2)戏下:即麾下,部下。(3)郎中:侍卫帝王的小官。(4)干:进说之意。(5)连敖:管理粮仓的小官。(6)膝公:夏侯婴,曾为膝县令,故有此称。(7)上:这里指汉王刘邦。(8)治粟都尉:管理粮饷的军官。(9)上:疑当作“尚”。
  数与萧何语,何奇之。至南郑(1),诸将道亡者数十人。信度何等已数言上,不我用,即亡。何闻信亡,不及以闻,自追之。人有言上曰:“丞相何亡。”上怒,如失左右手。居一二日,何来谒。上且怒且喜,骂何曰:“若亡,何也?”何曰:“臣非敢亡,追亡者耳。”上曰:“所追者谁也?”曰:“韩信。”上复骂曰:“诸将亡者已数十,公无所追;追信,诈也。”何曰:“诸将易得,至如信,国士无双(2)。王必欲长王汉中,无所事信;必欲争天下,非信无可与计事者。顾王策安决。”王曰:“吾亦欲东耳,安能郁郁久居此乎(3)?”何曰:“王计必东,能用信,信即留;不能用信,信终亡耳。”王曰:“吾为公以为将。”何曰:“虽为将,信不留。”王曰:“以为大将。”何曰:“幸甚。”于是王欲召信拜之。何曰:“王素嫚无礼,今拜大将如召小儿,此乃信所以去也。王必欲拜之。择日斋戒,设坛场具礼(4),乃可。”王许之。诸将皆喜,人人各自以为得大将。至拜,乃韩信也,一军皆惊。
  (1)南郑:县名。今陕西汉中市。(2)国士:国家之英才。(3)郁郁(yùyù):闷闷不乐。(4)坛场:指拜将的高台与广场。具礼:准备仪式。
  信已拜,上坐。王曰:“丞相数言将军,将军何以教寡人计策(1)?”信谢(2),因问王曰:“今东乡(向)争权天下(3),岂非项王邪?”上曰:“然”。信曰:“大王自料勇悍仁强孰与项王?”汉王默然良久,曰:“弗如也。”信再拜贺曰:“唯信亦以为大王弗如也(4)。然臣尝事项王,请言项王为人也。项王意乌猝嗟(5),千人皆废(6),然不能任属贤将,此特匹夫之勇也(7)。项王见人恭谨,言语姁姁(8),人有病疾,涕泣分食饮,至使人有功,当封爵,刻印刓(9),忍不能予(10),此所谓妇人之仁也。项王虽霸天下而臣诸侯,不居关中而都彭城;又背义帝约(11),而以亲爱王(12),诸侯不平。诸侯之见项王逐义帝江南,亦皆归逐其主,自王善地。项王所过亡不残灭,多怨百姓(13),百姓不附,特劫于威,强服耳。名虽为霸,实失天下心,故曰其强易弱。今大王诚能反其道,任天下武勇,何不诛(14)!以天下城邑封功臣,何不服(15)!以义兵从思东归之士,何不散(16)!”且三秦王为秦将(17)。将秦子弟数岁,而所杀亡不可胜计,又欺其众降诸侯。至新安,项王诈坑秦降卒二十余万人,唯独邯、欣、翳脱,秦父兄怨此三人,痛于骨髓。今楚强以威王此三人,秦民莫爱也。大王之入武关,秋豪(毫)亡(无)所害,除秦苛法,与民约,法三章耳(18),秦民亡(无)不欲得大王王秦者。于诸侯之约,大王当王关中,关中民户知之(19)。王失职之蜀,民亡(无)不恨者。今王举而东,三秦可传檄而定也(20)。”于是汉王大喜,自以为得信晚。遂听信计,部署诸将所击。
  (1)寡人:古代君王对臣民的自称。(2)争权天下:所与争权天下之意。(3)谢:表示谦逊。(4)唯:应辞。(5)意乌猝嗟:怒吼声。(6)废:吓倒之意。(7)特:但。(8)姁姁(xǔxǔ):和好貌。(9)刻印:言持印在手。刓(wán):摩损印角。(10)忍不能予:言不忍给与之。(11)背义帝约:背义帝“先入关中者王之”的约定。(12)以亲爱王:将自己亲爱的人分封为王。(13)多怨百姓:多结怨于百姓。(14)何不诛:何所不诛。(15)何不服:何人不服。(16)何不散:何敌不散败。(17)三秦王:指被项羽分封于关中的雍王章邯、塞王司马欣、翟王董翳。(18)法三章:指刘邦所定“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之法。(19)户知:家喻户晓。(20)三秦:指三秦王所占据之地。传檄而定:言不必用兵,发布文告就可安定。檄(xí):古时用以征召和声讨的文书。
  汉王举兵东出陈仓(1),定三秦。二年,出关,收魏、河南(2),韩、殷王皆降(3)。令齐、赵共击楚彭城(4),汉兵败散而还。信复发兵与汉王会荥阳,复击破楚京、索间(5),以故楚兵不能西。
  (1)陈仓:县名。在今陕西宝鸡市东。(2)魏、河南:指魏王魏豹、河南王申阳之地。(3)韩、殷王:指韩王郑昌、殷王司马卬。(4)令:《史记》作“合”。齐:疑衍。赵:赵王赵歇。(5)京:县名。在今河南荥阳东南。索:邑名。在今河南荥阳县。
  汉之败却彭城,塞王欣、翟王翳亡汉降楚,齐、赵、魏亦皆反,与楚和。汉王使郦生往说魏王豹(1),豹不听,乃以信为左丞相击魏。信问郦生:“魏得毋用周叔为大将乎?”曰:“柏直也。”信曰:“竖子耳。”遂进兵击魏。魏盛兵蒲坂(2),塞临晋(3)。信乃益为疑兵,陈船欲度(渡)临晋,而伏兵从夏阳以木罂击度(渡)军(4),袭安邑(5)。魏王豹惊,引兵迎信。信遂虏豹,定河东,使人请汉王:“愿益兵三万人,臣请以北举燕、赵,东击齐,南绝楚之粮道,西与大王会于荥阳。”汉王与兵三万人,遣张耳与俱,进击赵、代(6)。破代,擒夏说阏与(7)。信之下魏、代,汉辄使人收其精兵,诣荥阳以距(拒)楚。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韩信,彭越,英布,卢绾,吴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