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季布栾布田叔传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10-04 整理 : 古诗文网
 【说明】本传叙述季布、栾布、田叔三人的事迹。这是一篇善于处死者的类传。季布,初为项羽将兵,屡次窘迫刘邦。刘邦灭项羽后,悬赏捉之,他匿于朱家处为农奴,后经朱家帮助得以赦免,任为郎中,文帝时宫至河东守。栾布,初事彭越。汉诛彭越悬首示众,发令收捕同情者,他前去哭祭,为刘邦所赦免,任为都尉,后因平吴楚之乱有功封为鄃侯。田叔,好任侠,为赵王张敖的郎中,当汉诏捕张敖及打击同情者之时,他与孟舒等十余人自愿随至长安,为刘邦赏识,任为郡守,为地方长吏数十年,颇有名声。《史记》以季布、栾布合传,盛称二人善于处死;另传田叔的侠义行为。《汉书》将田叔与季布、奕布合于一传,因都善于处死。《汉书》袭用了《史记》的材料,然删去文中一些对话,顿使情节稍欠生动。  
  季布,楚人也,为任侠有名(1),项籍使将兵,数窘汉王,项籍灭,高祖购求布千金,敢有舍匿(2),罪三族(3)。布匿濮阳周氏,周氏曰:“汉求将军急,迹且至臣家(4),能听臣,臣敢进计;即否,愿先自刭。”布许之。乃钳布(5),衣褐,置广柳车中(6),并与其家僮数十人(7),之鲁朱家所卖之(8)。朱家心知其季布也,买置田舍。乃之洛阳见汝阴侯滕公(9),说曰:“季布何罪?臣各为其主用,职耳(10)。项氏臣岂可尽诛邪?今上始得天下,而以私怨求一人,何示不广也(11)!且以季布之贤,汉求之急如此,此不北走胡,南走越耳。夫忌壮士以资敌国,此伍子肯所以鞭荆平之墓也(12)。君何不从容为上言之?”滕公心知朱家大侠,意布匿其所,乃许诺。侍间(13),果言如朱家指(旨)(14)。上乃赦布。当是时,诸公皆多布能摧刚为柔(15),朱家亦以此名闻当世,布召见,谢,拜郎中。
  (1)任侠:以侠义自任。(2)舍匿:犹窝藏。(3)罪三族:言罪重以至于诛及三族。(4)迹:言追踪。(5)钳:剃去头发,以铁箍束颈,扮作囚徒。(6)广柳车:有篷的大车。一说是装棺柩的丧车。(7)家僮:私人家的奴隶。(8)朱家:鲁人,见本书《游侠传》。(9)汝阴侯滕公:夏侯婴,本书有其传。(10)职:职责,应分。(11)何示不广:言何必显示出狭隘的气度。(12)伍子胥:春秋时吴国大夫,名员。因父伍奢被害,自楚至吴,以吴兵攻楚,鞭楚平王之尸。荆平:楚平王。(13)侍间:犹相机。(14)果言如朱家旨:言果然按朱家所说向汉高帝进言。(15)摧:折也。
  孝惠时,为中郎将(1)。单于尝为书嫚吕太后(2),太后怒,召诸将议之。上将军樊哙曰:“臣愿得十万众,横行匈奴中。”诸将皆阿吕太后(3),以哙言为然。布曰:“樊哙可斩也。夫以高帝兵三十余万,困于平城,哙时亦在其中。今哙奈何以十万众横行匈奴中,面谩(4)!且秦以事胡,陈胜等起。今疮痍未瘳(5),哙又面谀,欲摇动天下。”是时殿上皆恐,太后罢朝,遂不复议击匈奴事。
  (1)中郎将:西汉时中郎分五官、左、右三署,各置中郎将以统领之。(2)嫚:秽亵,侮辱。(3)阿:附和,曲从。(4)面谩:当面欺诳。(5)疮痍未廖(chōu):言战争的创伤尚未治愈。
  布为河东守(1)。孝文时,人有言其贤,召欲以为御史大夫。人又言其勇,使酒难近(2)。至(3),留邸一月(4),见罢(5)。布进曰:“臣待罪河东(6),陛下无故召臣,此人必有以臣欺陛下者(7)。今臣至,无所受事,罢去,此人必有毁臣者。夫陛下以一人誉召臣,一人毁去臣,臣恐天下有识者闻之,有以窥陛下。”上默然,惭曰:“河东吾股肱郡,故特召君耳。”布之官。
  (1)河东:郡名。治安邑(在今山西夏县西北)。(2)使酒:酗酒,发酒疯。难近:难以亲近。(3)至:言到了京师。(4)邸:客馆。(5)见罢:引见即罢去。指没有新任命。(6)待罪:臣对君的谦辞。(7)此:如此之意。欺:妄誉之意。(8)窥:意谓窥测深浅。
  辩士曹丘生数招权顾(雇)金钱(1),事贵人赵谈等(2),与窦长君善(3)。布闻,寄书谏长君曰:“吾闻曹丘生非长者,勿与通(4)。”及曹丘生归,欲得书请布(5)。窦长君曰:“季将军不说(悦)足下,足下无往。”固请书,遂行。使人先发书(6),布果大怒,待曹丘。曹丘至,则揖布曰:“楚人谚曰‘得黄金百,不如得季布诺’,足下何以得此声梁楚之间哉?且仆与足下俱楚人,使仆游扬足下名于天下(7),顾不美乎(8)?何足下距(拒)仆之深也!”布乃大说(悦)。引入,留数月,为上客,厚送之。布名所以益闻者,曹丘扬之也。
  (1)曹丘生:犹言曹丘先生。招权:谓借重权势而招摇过市。雇金钱:谓受人雇用而取利。(2)赵谈:即宦音赵谈。见本书《爰盎传》。(3)窦长君:文帝窦后之兄,景帝之母舅。(4)通:言交往。(5)欲得书请布:言要窦长君给封介绍信,以谒见季布。(6)先发书:言先送去介绍信。(7)游扬:宣传。(8)顾:犹岂。难道。
  布弟季心气盖关中(1),遇人恭谨,为任侠,方数千里,士争为死。尝杀人,亡吴(2),从爱丝匿(3),长事爰丝(4),弟畜灌夫、籍福之属(5)。尝为中司马(6),中尉那都不敢加(7)。少年多时时窃借其名以行(8)。当是时,季心以勇,布以诺,闻关中。
  (1)气盖关中:侠气之名声胜过关中所有的人。(2)亡吴:逃亡到吴王国。(3)袁丝:即爰盎(字丝),时为吴相。本书有其传。(4)长事:言事以长辈之礼。(5)弟畜:言以弟辈对待。灌夫、籍福:见本书《灌夫传》。(6)中司马:如淳说是中尉之司马。陈直疑似中骑司马。(7)郅都:见本书《酷吏传》。不敢加:《史记》作“不敢不加礼”,文义较明。(8)窃借其名:盗用其名义。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季布,栾布,田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