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朱英传

作者 : 书摘天下    时间 : 2014-08-28 18:17:16    整理 : 古诗文网
明史·朱英传原文及译文

原文
    朱英,字时杰,桂阳人。五岁而孤。力学,举正统十年进士,授御史。浙、闽盗起,简 . 御史十三人与中官分守诸府,英守处州。而叶宗留党四出剽掠,处州道梗。英间道驰至,抚降甚众,戮贼首周明松等,贼散去乃还。     泰初,御史王豪,尝以. 勘陈循争地事忤循,为所讦。至是,循草诏,言宪官被讦者,虽经赦宥,悉与外除。于是豪当改知县,英言:“若如诏书,则凡遭御史抨击之人,皆将挟仇诬讦,而御史愈缄默不言矣。”章下法司,请如英言,乃. 复豪职。未几,出为广东右参议。过家省母,橐中惟赐金十两。抵任,抚凋瘵流亡。立均徭法,十岁一更,民称便。     天顺初,两广贼愈炽,诸将多滥杀冒功。巡抚叶盛属英督察。参将范信诬宋泰、永平二乡民为贼,屠戮殆尽,又欲屠进城乡。英驰讯,悉纵去。信忿,留师不还。英密请于盛,檄信班师,一方始靖。潮州贼罗刘宁等流劫远近,屡挫官兵。英会师破灭之。还所掠人口数千,别置一营以. 处妇女,人莫敢犯。     成化十年以右副都御史巡抚甘肃,先后陈安边二十八事。其请徙居戎、安流离、简贡使,于时务尤切。 明年冬,两广总督吴琛卒,廷议以英前在广东有威信,遂以代琛。     自韩雍大征以来,将帅喜邀功,利俘掠,名为“雕剿”。英至,镇以宁静,约饬将士,毋得张贼声势,妄请用师。招抚瑶、僮效顺者,定为编户,给复三年。于是马平、阳朔、苍梧诸县蛮悉望风附。而荔波贼李公主有众数万,久负. 固,亦遣子纳款。为置永安州处之 . ,俾其子孙世吏目。自是归附日众,凡为户四万三千有奇,口十五万有奇。帝甚嘉之。     英淳厚,然持法无所假借。与市舶中官韦眷忤,眷摭奏英专权玩贼。浔州知府史芳以事见责,亦讦. 英奸贪欺罔。按皆无验,乃 . 镌芳二官,谕眷协和共事。     英为总督承韩雍、吴琛后。雍虽有大功,恢廓自奉,赠遗过侈,有司困. 供亿,公私耗竭;而 . 琛务谨廉;至英益持清节,仅携一苍头之 . 官。先后屡赐玺书、金币,英藏玺书,贮金币于库。其威望不及雍,而惠泽过之。在甘肃积军储三十万两,广四十余万,皆不以闻。或问之,答曰:“此边臣常分,何足言。”人服其知大体。正德中,追谥恭简

翻译
    朱英,字时杰,桂阳人。五岁时父亲去世。学习勤奋,考取正统十年(1515)进士,授御史职位。浙江、福州府闽县大规模暴乱,朝廷选拔御史十三人与宦官分守各府,朱英守处州,而叶宗留一伙四出劫掠,处州道路阻塞。朱英从小路快速赶到,按抚招降了很多贼兵,杀了叛乱首领周明松等人,叛乱分子四处逃走,朱英才班师回营。     景泰初年,御史王豪曾经因为调查陈循争地的事,得罪了陈循,被陈循所攻击。此时,陈循起草诏书,暗示说凡是受到揭发的御史,虽然经过救免宽恕,全都改任地方职务。这样王豪应当改任知县,朱英上奏章说:“如果像诏书这要处理,那么凡是遭到御史抨击的人都将怀着私仇诬陷攻击,而御史愈来愈缄默不敢说直话。”奏章下到掌管司法刑狱的官署,也要求接受朱英的意见,于是仍恢复王豪御史职位。不久,朱英被调任广东右参议,路过家乡探望母亲,口袋里只有赐金十两。到任后,抚慰流亡百姓,关心百姓疾苦。建立均徭法,十年一换,人民都觉得便利。     天顺初年,两广叛乱活动愈来愈厉害,诸将多滥杀无辜百姓冒领功劳,巡抚叶盛委托朱英督察。参将范信诬称宋泰、永平二乡百姓做贼,几乎将村民全部屠杀,又要血洗进城乡,朱英赶去查讯实情后,将被虏百姓全部放走。范信十分怨恨,屯兵不还。朱英秘密向叶盛求援,叶盛发命令让范信撤兵,这地方才开始安定。潮州叛乱分子罗刘宁等流窜抢掠,屡次挫败官兵,朱英汇合军队消灭之,夺回所掠人口数千人,单独置一营安置妇女,无人敢侵犯。     成化十年(1474),以右副都御史职务巡抚甘肃,先后陈述安定边防二十八件事。其中请求迁徙定居的戎人,安置流转、离散人员,减少进贡使臣,这些都十分切中当时的事务。第二年冬天,两广总督吴琛去世,因为朱英以前在广东有威信,廷臣推选他代替吴琛任两广总督。     自从韩雍大征讨以来,将帅喜好邀功,以俘掠为利,称为“雕剿”。朱英来后,以安定清静为原则镇守,约束告诫将士,不得夸大叛乱者声势,随便请求出兵。招抚瑶族、僮族归顺者,定为编户,免除三年徭役,于是马平、阳朔、苍梧诸县的少数民族全都望风归附。而且荔波叛乱者李公主有几万人马,长期凭恃地势险固,也派儿子归顺,朱英将他们安置在永安州居住,使他的子孙世代为吏目。以此归附的一天比 一天多,总共四万三千多户,十五万余人,宪宗十分赞赏。     朱英质朴、敦厚,然而执法从不宽容,与管理市舶贸易宦官韦眷相抵触,就降史芳官职二级,告诫韦眷与朱英融洽共事。     朱英承韩雍、吴琛之后任职总督,韩雍虽有大功,但出手大方,馈赠过于奢侈,有关部门为巨量供应而为难,公私财物耗费殆尽。而吴琛致力谨慎清廉,到朱英更保持高尚的节操,仅携带一个仆人赴任。前后屡次赐给他的玺书、黄金、纸币,朱英将玺书收藏起来,把黄金、纸币交给国库。他的威望不及韩雍,而恩泽超过韩雍。他在甘肃积储三万两银子,在广东积储四十万两银子,都没往外宣传。有人问起这件事,     他回答说:“这是边臣应该做的,没什么值得说。”人们佩服他识大体。正德年间,追赠谥号恭简。
来源栏目: http://www.shuzhai.org/gushi/wenyan/
本文链接: http://www.shuzhai.org/gushi/wenyan/26859.html
转载分享本站内容,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
  • 共 2 页:
  • 1
  • 2
  • 下一页
  •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明史,朱英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