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祁彪佳传

作者 : 书摘天下    时间 : 2014-09-27 21:58:12    整理 : 古诗文网
明史·祁彪佳传原文及译文

原文

祁彪佳,浙江阴人。祖父世清白吏。彪佳生而英特,丰姿绝人。弱冠第天启二年进士授兴化府推官始至吏民易其年少及治事剖决精明,皆大畏服。崇祯四年,起御史。疏陈赏罚之要,言:"山东之变,六诚连陷,未尝议及一官,欺蒙之习不可不破。"帝即命议行。又言:"九列之长,诘责时闻,四朝遗老,或蒙重谴。诸臣怵严威,竞迎合以保名位。臣所虑于大臣者此也。方伯或一二考,台员或十余载,竟不得迁除,监司守令多贬秩停俸,急功赴名之民不胜其掩罪匿瑕,臣所虑于小臣者此也。"
寻上《合筹天下全局疏》,以策关、宁,制登海为二大要。分析中州、秦、晋之流贼,江右、楚、粤之山贼,浙、闽、东粤之海贼,滇、黔、楚、蜀之土贼为四大势。极控制驾驭之宜,而归其要于戢行伍以节饷,实卫所以销兵。帝善其言,下之所司。宜兴民发首辅周延儒祖墓,又焚翰林陈于鼎、于泰庐,亦发其祖墓。彪佳捕治如法,而于延儒无所徇,延儒憾之。回道考核,降俸,寻以侍养归。
高杰兵扰扬州,民奔避江南,奸民乘机剽夺,命彪佳往宣谕,斩倡乱者数人,一方遂安。督辅部将刘肇基、陈可立、张应梦、于永绶驻京口,浙江入卫都司黄之奎亦部水陆兵三四千戍其地。之奎御军严。四将兵恣横,刃伤民,浙兵缚而投之江,遂有隙。已而守备李大开统浙兵斫镇兵马,镇兵与相击,射杀大开。乱兵大焚掠,死者四百人。彪佳至,永绶等遁去。彪佳劾治四将罪,赒恤被难家,民大悦。高杰驻瓜洲,跋扈甚,彪佳克期往会。至期,大作,杰意彪佳必无来。彪佳携数卒冲风渡,杰大骇异,尽撤兵卫,会彪佳于大观楼。彪佳披肝膈,勉以忠义,共奖王室。杰感叹曰:"杰阅人多矣,如公,杰甘为死!公一日在吴,杰一日遵公约矣。"共饭而别。                               (选自《明史》,有删节)


文言文翻译
祁彪佳,浙江山阴县人。祖辈父辈都是清白官吏,彪佳生得英伟奇特,风度姿态超过一般人。刚成年,中天启二年的进士,被授予兴化府的推官,刚到时,小吏和百姓都因其年少而轻视他,等到办理政事,剖析决断精准明白,都非常佩服和敬畏他。崇祯四年,起用为御史,上疏陈述赏罚的要点。说:"山东的事变,六城接连失陷,没有追究一官,欺骗蒙蔽的陋习不可不破。"皇帝就下令商议执行。又说,"各位朝官,经常听闻被责问之事,四朝元老,有的也被重责,各位大臣就害怕严厉威压,争相迎合(圣意)来保住名利地位,我所忧虑于大臣的地方就在于此。诸侯长官一两年考评一次,谏官有的十多年得不到升迁任职,监、司、守、令等各级官吏大多削减俸禄甚至停薪,急于追求功名的官民忙于掩盖罪责过错,我所忧虑于官吏的地方就在于此。
不久,上《合筹天下全局疏》,以谋划山海关和宁远,控制登海作为二大要点。分析中州、秦、晋的流贼,江右、楚、粤的山贼,浙、闽、东粤的海盗,滇、黔、楚、蜀的土贼为四大匪情。极尽控制驾驭的方式手段,而归纳其要点,在于整肃收敛部队来节简军饷,充实卫、所两级力量以消弭战争。帝赞同他的话,下发到有关部门。宜兴民盗挖首辅周延儒的祖墓,又焚烧翰林陈于鼎、于泰墓庐,也挖了他的祖墓。祁彪佳依法捉拿治罪,而没有顺从周延儒的意见,周延儒心中感到不快。回道考核,削减薪俸,不久就因侍养父母而归家。
高杰乱兵骚扰扬州,百姓逃避于江南,奸民乘机掳掠,朝廷命彪佳前往宣布有关命令,他斩杀了几个为首作乱的人,一方就平安了。督辅部将刘肇基等驻扎在京口,浙江入卫都司黄之奎也统率三四千水陆兵戍守这地方。黄之奎统军很严。四将兵恣横作恶,以刀刺杀伤民,浙兵捆绑了他们,投之于江,于是有了嫌隙。不久,守备李大开率领浙兵砍杀镇兵马,镇兵与之相互击杀,射杀大规模展开。乱兵大肆焚烧掠夺,死的有四百人。彪佳到后,永绶等逃遁离去。彪佳揭发罪状,治了四将之罪,周济救助遇难之家,百姓很高兴。高杰驻军瓜洲,非常嚣张跋扈,彪佳约定日期前去相会。到这一天,狂风大作,高杰料想祁彪佳一定不会来。彪佳带几个兵卒迎风渡江,高杰非常惊骇,撤去全部兵卫,与彪佳在大观楼会谈。彪佳披肝沥胆,(诚恳地)以忠义相劝勉,一起扶持王室。高杰感叹说:"我结识交往的人多了,像您这样,我高杰甘效死命!您一日在吴,我一日遵守您的约定。"一起吃了饭告别。
来源栏目: http://www.shuzhai.org/gushi/wenyan/
本文链接: http://www.shuzhai.org/gushi/wenyan/30698.html
转载分享本站内容,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
  • 共 2 页:
  • 1
  • 2
  • 下一页
  •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明史,祁彪佳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