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岁引(王安石)

网址:www.shuzhai.org 时间:2014-06-02 整理:古诗文网

千秋岁引(王安石)

  别馆寒砧,孤城画角,一派秋声入寥廓。东归燕从海上去,南来雁向沙头落。楚台,庾楼月,宛如昨。
  无奈被些名利缚!无奈被它情耽阁!可惜风流总闲却!当初谩留华表语,而今误我秦楼约。梦阑时,酒醒后,思量著。

注释
  1、别馆:客馆。庚信《哀江南赋》:“三日哭于都事,三年囚于别馆。”寒砧:捣衣石。指秋后的捣衣声,词中常用来象征凄凉象。沈佺期《独不见》:“九月寒砧催木叶。”
  2、寥廓:空阔,此处指天空。
  3、楚台风:宋玉《风赋》:“楚王游于兰台,有风飒至,王乃披襟以当之曰:‘快哉此风’”。
  4、庚楼月:《世说新语·容止》及《晋书·庚亮传》载,庚亮尝为江荆豫州剌史,治武昌,曾与僚吏殷浩、王胡之等登南楼赏月,谈咏竟夕,后江州州治移浔阳,好事者遂于此建楼名为“庚公楼”,亦称“庚楼”。元稹《凭李忠州寄书乐天》诗:“伤心最是江头月,莫把书将上庚楼。”此处及前面,风曰楚台、月称庚楼,皆为修饰语,与本事无涉。
  5、华表语:M搜神后记》云,丁令威学道于灵虚,后化鹤归辽东,止于城门华表上,有少年举弓欲射,遂在空中盘旋而歌:“有鸟有鸟丁食威,去家千年今始归;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学仙冢累累!”华表,古代用以表示王者纳谏或指路的木桩及古代立于宫殿、城垣或陵墓前的石柱。

赏析
  捣衣声声,画角呜呜,海燕东归,大雁南飞----常人道此,自为悲秋,但王安石大家胸襟,必不为儿女之态。故此处不过摘采旧言,熔于一炉,铸成一派秋声,以象其胸中帐茫,读者解时,正不必鼓瑟胶柱。楚王兰台之风瘐亮南楼之月皆秋景之朗快者,然作者对此,已无复昨日兴味矣。故词至下片,作者边呼"无奈",自责缚于名利,拘于世情,全误了风流自在光景、美人楼头之约。至篇未攀回酒醒、思量不已其追悔之情,如可盈掬矣。

鉴赏
  本词以轻倩的语言表现了作者复杂矛盾的内心世界。上片“不着一愁语,而寂寂景色,隐隐在目,洵一幅秋光图”(李樊龙《草堂诗余隽》),在燕、雁各有所归的描写中,含蓄地透露了作者自身无所归依的怅惘。美好的风月以引发他思绪万千,下片着重抒慨,作者政治上既不能如愿,无端被名利所缚、弃世学道也不成,又贻误了爱情的盟约,这三重失落使他不能不在清醒时沉入深深的思索。细玩此词,当系安石变法失败后所作。杨慎《词品》说:“荆公此词,大有感慨,大有见道语”,安石平生并无风流韵事,词中“秦楼约”云云,当是借以寄慨之辞。此词意致清迥,言近旨远而空灵婉丽。

赏析二
上片以写景为主,像是一篇凄清哀婉的秋声赋,又像是一幅岑寂冷隽的秋光图。旅舍客馆本已令羁身异乡的客子心中抑郁,而砧上的捣衣之声表明天时渐寒,已是“寒衣处处催刀尺”的时分了。古人有秋夜捣衣、远寄边人的习俗,因而寒砧上的捣衣之声便成了离愁别恨的象征。“孤城画角”则是以城头角声来状秋声萧条。画角是古代军中的乐器,其音哀厉清越,高亢动人,诗人笔下常作为悲凉之声来描写。
“孤城画角”四字便唤起了人们对空旷寥阔的异乡秋色的联想。下面接着说:“一派秋声入寥廓”,“一派”本应修饰秋色、秋景,而借以形容秋声,正道出了秋声的悠远哀长,给人以空间的广度感,“入廖廓”的“入”字更将无形的声音写活了。开头三句以极凝练的笔墨绘写秋声,而且纯然是人为的声响,并非是单纯的自然声气。
下两句主要写作者目之所见。燕子东归,大雁南飞,都是秋日寻常景物,而燕子飞往那苍茫的海上,大雁落向平坦的沙洲,都寓有久别返家的寓意,自然激起了词人久客异乡、身不由己的思绪,于是很自然地过度到下面两句的忆旧。
“楚台风”用典。宋玉《风赋》中说:楚王游于兰台,有风飒然而至,王乃披襟而当之曰:“快哉此风!”“庾楼月”亦用典。《世说新语。容止》中说:瘐亮武昌,与诸佐吏殷浩之徒上南楼赏月,据胡床咏谑。这里以清风明月指昔日游赏之快,而于“宛如昨”三字中表明对于往日的欢情与佳景未尝一刻忘怀。
下片即景抒怀,说的是:无奈名缰利锁,缚人手脚;世情俗态,耽搁了自的生活。风流之事可惜总被抛一边。“当初”以下便从“风流”二字铺展开去,说当初与心上之人海誓山盟,密约私诺,然终于辜负红颜,未能兑现当时的期约。“华表语”用了《搜神后记》中的故事:辽东人丁令威学仙得道,化鹤归来,落城门华表柱上,唱道:“有鸟有鸟丁令威,去象千年今来归。城廓如故人民非,何不学仙冢累累”。
这里的“华表语”就指“去家来归”云云。“秦楼”本指妇女的居处,汉东府《陌上桑》中说:“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楼即为美貌坚贞的女子罗敷的居处。李白的《忆秦娥》中说:“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也以秦楼为思妇伤别之处,因而此处的“秦楼约”显系男女私约。这里王安石表面上写的是思念昔日欢会,空负情人期约,其实是借以抒发自己对政治的厌倦之情、对无羁无绊生活的留恋与向往。因而这几句可视为美人香草式的比兴,其意义远一般的怀恋旧情之名,故《寥园词选》中说此词“意致清迥,翛然有出尘之想。”词意至此也已发挥殆尽,然末尾三句又宕开一笔作结,说梦回酒醒的时候,每每思量此情此景。梦和酒,令人浑浑噩噩,暂时忘却了心头的烦乱,然而梦终究要做完,酒也有醒时。一旦梦回酒醒,那忧思离恨岂不是更深地噬人心胸吗?这里的梦和酒也不单纯是指实的梦和酒。人生本是一场大梦,《庄子。齐物论》上说只有从梦中醒来的人才知道原先是梦。而世情浑沌,众人皆醉,只有备受艰苦如屈原才自知独醒。因而,此处的“梦阑酒醒”正可视为作者历尽沧桑后的憣然反悟。

 

来源栏目: http://www.shuzhai.org/gushi/song/
本文链接: http://www.shuzhai.org/gushi/song/1751.html
转载分享本站内容,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
  • 共 2 页:
  • 1
  • 2
  • 下一页

  •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