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江南·千万恨(温庭筠)

网址:www.shuzhai.org 时间:2015-04-11 整理:古诗文网

  千万恨,恨极在天涯。
  月不知心里事, 水空落眼前
  摇曳碧云斜。

赏析
  此词首句直出“恨”字,“千万”直贯下句“极”字,并点出原因在于行入远“在天涯”,满腔怨恨喷薄而出。“山月”三句写,旨在以无情的山月、水风、落花和碧云,与“千万恨”、“心里事”的有情相形,突出思妇内心的悲戚和哀伤。此词写得朴素自然,明丽清新,没有刻意求工、雕琢辞句,却能含思凄婉,臻于妙境。刻画人物,形象、生动、传神,揭示人物心理,细腻、逼真,足见作者技巧纯熟,既擅于雕金镂玉的瑰丽之作,又长于质朴凝练的绝妙好词。 

注释

①恨:离恨。
②天涯: 天边。指思念的人在遥远的地方。
③摇曳:犹言摇荡、动荡。

翻译
恨意千万如丝如缕,飘散到了遥远的天边。山间的明月不知道我的心事。绿水清风中,鲜花独自摇落。花儿零落中,不知不觉的明月早已经斜入碧云外。[3]

创作背景

温庭筠有两首《梦江南》小令,《草堂余别集》在此调下有题“闺怨”。闺怨题材在唐宋词中已经被写得很烂了,经常看到的或写外形的憔悴,或写心情的苦楚,而这一首却不同,温庭筠主要是写感受和印象。

赏析二

“千万恨,恨极在天涯。”首句直出“恨”字,“千万”直贯下句“极”字,并点出原因在于所恨之人远“在天涯”,满腔怨恨喷薄而出。说“恨”而有“千万”,足见恨之多与无穷,而且显得反复、零乱,大有不胜枚举之概。虽有千头万绪之恨,但恨到极点的事只有一桩,即远在天涯的那个人久不归来。这是对全词的主旨作正面描写。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三、四两句,初读起来很是平淡,仔细玩味却觉得是妙手天成。这两句是从侧面阐述其“恨”之深。女主人既有千万恨,其“心里”有“事”是理所当然的了,更使她难过的却在于“有恨无人知”。“恨”是一种无形的心理情绪,是难以把握和捉摸的,而词人却善于借景将它烘托出来:像风掠过水面时荡起的阵阵涟漪,像花儿随风落去时的缤纷缭乱,像悠悠白云在天空摇曳时的飘忽迷离,这样一来,抽象的“恨”就变得形象、可感了,使人们能够清晰地体验到它的纷乱、动荡的状态,也增强了词的审美价值。[5]
“摇曳碧云斜。”夜对山月,昼惜落花,在昼夜交替的黄昏,摇曳是程度不怎么明显的动荡,是轻轻移斜了角度的晃动。此句看似单纯写景,却状出了凝望暮色与碧云的女主人的百无聊赖之态,说明一天的光阴又在不知不觉中消逝了,不着“恨”字而“恨极”之意已和盘托出。[6]

名家点评

张燕瑾《唐宋词选析》:“这首词刻画了一个满怀深情盼望丈夫归来的思妇形象,充分揭示了她希望落空之后的失望和痛苦心情,表现了诗人对不幸妇女的同情。同时也寄寓着诗人遭受统治阶级排挤,不受重用的悲凉心情,也是感慨怀才不遇的作品。”
栩庄《栩庄漫记》:“‘摇曳’一句,情景交融。”
陈廷焯《别调集》卷一:“低回宛转。”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千帆’二句,窈窕善怀,如江文通之‘黯然魂消’也。”[7]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叙飘泊之苦,开口即说出作意。‘山月’以下三句,即从‘天涯’两字上,写出天涯景色,在在堪恨,在在堪伤。而远韵悠然,令人讽诵不厌。”

来源栏目: http://www.shuzhai.org/gushi/song/
本文链接: http://www.shuzhai.org/gushi/song/1771.html
转载分享本站内容,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
  • 共 2 页:
  • 1
  • 2
  • 下一页

  •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