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西域传(下)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10-06 整理 : 古诗文网
乌孙国,大昆弥治赤谷城(1),去长安八千九百里。户十二万,口六十三万,胜兵十八万八千八百人。相,大禄,左右大将二人,侯三人,大将、都尉各一人,大监二人,大吏一人,舍中大吏二人,骑君一人。东至都护治所千七百二十一里,西至康居著内地五千里。地莽平。多雨,寒。山多松樠(2)。不田作种树,随畜逐水草,与匈奴同俗。国多马,富人至四五千匹。民刚恶,贪狼无信,多寇盗,最为强国。故服匈奴(3),后盛大,取羁属(4),不肯往朝会。东与匈奴、西北与康居、西与大宛、南与城郭诸国相接。本塞地也,大月氏西破走塞王,塞王南越县度(悬渡),大月氏居其地。后乌孙昆莫击破大月氏,大月氏徙西巨大夏,而乌孙昆莫居之,故乌孙民有塞种、大月氏种云。
  (1)昆弥:汉时乌孙王的名号。亦作昆莫。赤谷城:今中亚吉尔吉斯之伊什提克。(2)樠:(mán):木名。其心似松。(3)故:谓旧时。服:服属。(4)取羁属:言才羁縻属之而已。
  始张骞言乌孙本与大月氏共在敦煌间,今乌孙虽强大,可厚赂招,令东居故地,妻以公主,与为昆弟,以制匈奴。语在《张骞传》。武帝即位,令骞资金币往(1)。昆莫见骞如单于礼(2),骞大惭,谓曰:“天子致赐,王不拜,则还赐。”昆莫起拜,其它如故。
  (1)往:《翰苑注》引“往”下有“赐”字。(2)如单于:言昆莫自比单于。
  初,昆莫有十余子,中子大禄强(1),善将(2),将众万余骑别居。大禄兄太子,太子有子曰岑陬(3)。太子早死,谓昆莫曰:“必以岑陬为太子。”昆莫哀许之。大禄怒,乃收其昆弟,将众畔(叛),谋攻岑陬(4)。昆莫与岑陬万余骑,令别居,昆莫亦自有万余骑以自备。国分为三,大总羁属昆莫。骞既致赐,谕指(旨)曰(5):“乌孙能东居故地,则汉遣公主为夫人,结为昆弟,共距(拒)匈奴,不足破也。”乌孙远汉,未知其大小,又近匈奴,服属日久,其大臣皆不欲徙。昆莫年老国分,不能专制,乃发使送骞,因献马数十匹报谢。其使见汉人众富厚,归其国,其国后乃益重汉。
  (1)大禄:乌孙官名。(2)将:谓将兵。(3)岑陬:《史记》作“岑娶”。(4)谋攻岑陬:《史记》作“谋攻岑娶与昆莫”。(5)谕旨:言以天子意旨晓告之。
  匈奴闻其与汉通,怒欲击之。又汉使乌孙,乃出其南,抵大宛、月氏(1),相属不绝。乌孙于是恐,使使献马,愿得尚汉公主,为昆弟。天子问群臣,议许,曰:“必先内(纳)聘,然后遣女。”乌孙以马千匹聘(2)。汉元封中(3),遣江都王建女细君为公主(4),以妻焉。赐乘舆服御物,为备官属宦官侍御数百人,赠送甚盛。乌孙昆莫以为右夫人。匈奴亦遣女妻昆莫,昆莫以为左夫人(5)。
  (1)抵:至也。(2)聘:聘金。(3)元封:汉武帝年号,共六年(前110—前105)。(4)江都王建:景帝之孙刘建。《景十三王传》附其传。(5)以为左夫人:乌孙当时尚左。徐松曰:《匈奴传》常以太子为左屠耆王,是匈奴尚左。昆莫先尚匈奴女者,仍畏匈奴也。
  公主至其国,自治宫室居,岁时一再与昆莫会,置酒饮食,以币帛赐王左右贵人。昆莫年老,语言不通,公主悲愁,自为作歌曰:“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毡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1)。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天子闻而怜之,间岁遣使者持帷帐绵绣给遗焉(2)。
  (1)以肉为食:王念孙曰:“肉”上的“以”字为后人所加。(2)间岁:谓每隔一年。
  昆莫年老,欲使其孙岑陬尚公主。公主不听,上书言状,天子报曰:“从其国俗,欲与乌孙共灭胡。”岑陬遂妻公主。昆莫死,岑陬代立。岑陬者,官号也,名军须靡。昆莫,王号也,名猎骄靡。后书“昆弥”云(1)。岑陬尚江都公主,生一女少夫。公主死,汉复以楚王戊之孙解忧为公主,妻岑陬(2)。岑陬胡妇子泥靡尚小,岑陬且死,以国与季父大禄子翁归靡,曰:“泥靡大,以国归之。”
  (1)昆弥:颜师古曰,“‘昆’取昆莫,‘弥’取骄靡。弥、靡音有轻重耳,盖本一也。后遂以昆弥为其王号也。”(2)楚王戊:刘邦之侄孙刘戊。《楚元王传》附其传。
  翁归靡既立,号肥王,复尚楚主解忧,生三男两女:长男曰元贵靡;次曰万年,为莎车王;次曰大乐,为左大将;长女弟史为龟兹王绛宾妻;小女素光为若呼翖侯妻。
  昭帝时,公主上书,言“匈奴发骑田车师,车师与匈奴为一,共侵乌孙,唯天子幸救之!”汉养士马,议欲击匈奴。会昭帝崩,宣帝初即位,公主及昆弥皆遣使上书,言“匈奴复连发大兵侵击乌孙,取车延、恶师地,收人民去,使使谓乌孙趣持公主来,欲隔绝汉。昆弥愿发国半精兵,自给人马五万骑,尽力击匈奴。唯天子出兵以救公主、昆弥。”汉兵大发十五万骑,五将军分道并出。语在《匈奴》。传遣校尉常惠使持节护乌孙兵(1),昆弥自将翖侯以下五万骑从西方入,至右谷蠡王庭,获单于父行及嫂、居次、名王、犁汗都尉、千长、骑将以下四万级,马牛羊驴橐(骆)驼七十余万头,乌孙皆自取所虏(掳)获。还,封惠为长罗侯,是岁,本始三年也(2)。汉遣惠持金币赐乌孙贵人有功者。
  (1)常惠:本书卷七十有其传。(2)本始三年:前71年。
  元康二年(1),乌孙昆弥因惠上书:“愿以汉外孙元贵靡为嗣,得令复尚汉公主,结婚重亲,畔(叛)绝匈奴,愿聘马骡各干匹。”诏下公卿议,大鸿胪萧望之以为(2):“乌孙绝域,变故难保,不可许。”上美乌孙新立大功,又重绝故业(3),遣使者至乌孙,先迎取聘。昆弥及太子、左右大将、都尉皆遣使,凡三百余人,人汉迎取少主。上乃以乌孙主解忧弟子相夫为公主(4),置官属侍御百余人,舍上林中(5),学乌孙言,天子自临平乐观,会匈奴使者、外国君长大角抵(6),设乐而遣之。使长罗侯光禄大夫惠为副,凡持节者四人,送少主至敦煌。未出塞,闻乌孙昆弥翁归靡死,乌孙贵人共从本约,立岑陬子泥靡代为昆弥,号狂王。惠上书:“愿留少主敦煌,惠驰至乌孙责让不立元贵靡为昆弥,还迎少主。”事下公卿,望之复以为“乌孙持两端,难约结。前公主在乌孙四十余年,恩爱不亲密,边竟(境)未得安,此已事之验也。今少主以元贵靡不立而还,信无负于夷狄,中国之福也。少主不止,繇(徭)役将兴,其原起此。”天子从之,征还少主。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西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