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佞幸传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10-06 整理 : 古诗文网
【说明】本传叙述邓通、赵谈、韩嫣、李延年、石显、淳于长、董贤等汉代七个弄臣的事迹。所谓佞幸,即佞而见幸,就是说通过谄佞手段而得到君主宠爱。这种人是君主专制制度的产物。能得到君主宠爱,就算幸运,故有人不择手段而求之;宦者为之,士人也为之,秦汉之时已形成不大不小的气候,故当时已有“力田不如逢年,善仕不如遇合”的俗谚,也引了史学家的注意,《史记》《汉书》都有传写。司马迂传写佞幸,首先引了上述谚语,说这“非虚言也”,接着就说“非独女以色媚,而士宦亦有之”;班固于传未则论“柔曼之倾意,非独女德,盖亦有男色焉”,都对佞幸讥刺嘲笑。班固由此而论西汉衰亡,“咎在亲便萎,所任非仁贤”,说明佞幸为害不浅;而早于班固的司马迁想得更远,预言“观后人佞幸”,“虽百世可知”。君主制不铲除,其阴魂不消散,弄臣是不会销声匿迹的。
  汉兴,佞幸宠臣(1),高祖时则有籍孺,孝惠有闳孺。此两人非有材能,但以婉媚贵幸(2),与上卧起,公卿皆因关说(3)。故孝惠时,郎侍中皆冠鵔(4),贝带(5),傅脂粉,化闳、籍之属也。两人徒家安陵(6)。其后宠臣,孝文时士人则邓通,宦者则赵谈、北宫伯子(7);孝武时士人则韩嫣;宦者则李延年;孝元时宦者则弘恭、石显;孝成时士人则张放、淳于长;孝哀时则有董贤。孝景、昭、宣时皆无宠臣。景帝唯有郎中令周仁(8)。昭帝时,驸马都尉秺侯金赏嗣父车骑将军日爵为侯(9),二人之宠取过庸(10),不笃。宣帝时,侍中中郎将张彭祖少与帝微时同席研书(11),及帝即尊位,彭祖以旧恩封阳都侯,出常参乘(12),号为爱幸。其人谨敕(13),无所亏损,为其小妻所毒薨(14),国除。
  (1)佞幸:以馅媚而得宠幸。(2)婉:顺也。媚:悦也。(3)关说:谓通关节,说人情。(4)鵔(junyi):锦鸡。其毛羽可饰冠。(5)贝带:以海贝所饰之带。(6)安陵:县名。在今陕西咸阳市东。(7)北宫伯子:姓北宫,名伯子。(8)周仁:本书卷四十六有其传。(9)金日:本书卷六十八有其传。(10)庸:指平凡之人。(11)张彭祖:张安世之子。见《张安世传》。(12)参乘:陪乘或陪乘的人。(13)敕:严整。(14)小妻:谓妾。也称傍妻。
  邓通,蜀郡南安人也(1),以灌(掉)船为黄头郎(2)。文帝尝梦欲上天,不能,有一黄头郎推上天,顾见其衣尻带后穿(3)。觉而之渐台(4),以梦中阴目求推者郎,见邓通,其衣后穿,梦中所见也。召问其名姓,姓邓,名通。邓犹登也,文帝甚说(悦),尊幸之,日日异。通亦愿谨(5),不好外交,虽赐洗沐(6),不欲出。于是文帝赏赐通巨万以十数(7),官至上大夫。
  (1)蜀郡:治所成都(今四川成都市)。南安:县名。今四川乐山县。(2)黄头郎:戴黄帽的划船人。(3)衣尻带后穿:上衣束成带状,围于臀部(南方夏日水上劳动者不乏此举)。(4)渐台:在未央宫西南苍池中。(5)愿谨:朴实,谨慎。(6)洗沐:休假。(7)巨万:万万。(8)上大夫:汉代以六百石以上为下大夫,以二千石当古之上大夫。
  文帝时间如通家游戏(1),然通无他伎(技)能,不能有所荐达,独自谨身以媚上而已。上使善相人者相通(2),曰:“当贫饿死。”上曰:“能富通者在我,何说贫?”于是赐通蜀严道铜山(3),得自铸钱。邓氏钱布天下,其富如此。
  (1)间:私下。或通“闲”,闲暇。如:往也。(2)善相人者:指许负。见《潜夫论·相列篇》。(3)严道:汉代有少数民族的县称道。今四川荥经县。
  文帝尝病痈,邓通常为上嗽吮之(1)。上不乐,从容问曰:“天下谁最爱我者乎?”通曰:“宜莫若太子。”太子入问疾,上使太子齚痈,太子齚痈而色难之。已而闻通尝为上齚之(2),太子惭,繇(由)是心恨通。
  (1)嗽(shuo)吮:吸饮。(2)齚(ze)之:指吸痈处脓血。
  及文帝崩,景帝立,邓通免,家居。居无何,人有告通盗出徼外铸钱(1),下吏验间,颇有,遂竟案,尽没入之,通家尚自负责(债)数巨万(2)。长公主赐邓通(3),吏辄随没入之,一簪不得著身。于是长公主乃令假衣食(4)。竟不得名一钱,寄死人家。
  (1)人有告通,盗出徼外铸钱:有人告发邓通以所铸钱,私自盗运于徼(边界)外。(2)负债:指尚欠应没收之财。(3)长公主:即馆陶长公主,文帝之女。(4)假:借给。
  赵谈者,以星气幸(1),北宫伯子长者爱人,故亲近,然皆不比邓通(2)。
  (1)星气:观察星象。幸:谓得到宠幸。(2)不比:谓比不上。
  韩嫣字王孙,弓高侯当之孙也。武帝为胶东王时,嫣与上学书相爱(1)。及上为太子,愈益亲嫣。嫣善骑射,聪慧。上即位,欲事伐胡,而嫣先习兵,以故益尊贵,官至上大夫,赏赐儗(拟)邓通(2)。
  (1)上:指武帝。(2)拟:比似。
  始时,嫣常与上共卧起。江都王入朝,从上猎上林中。天子车驾跸道未行(1),先使嫣乘副车,从数十百骑驰视兽。江都王望见,以为天子,辟从者(2),伏谒道旁。嫣驱不见。既过,江都王怒。为皇太后泣,请得归国入宿卫(3),比韩嫣。太后繇(由)此衔嫣。
  (1)跸道:禁止通行。(2)辟:屏除。(3)归国:谓归还封爵于天子。入宿卫:谓入宫侍从天子。
  嫣侍,出入永巷不禁,以奸闻皇太后。太后怒,使使赐嫣死。上为谢,终不能得,嫣遂死。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佞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