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酷吏传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10-06 整理 : 古诗文网
【说明】本传叙述侯封、郅都、宁成、周阳由、赵禹、义纵、王温舒、尹齐、杨仆、咸宣、田广明、田延年、严延年、尹赏等十四个汉代酷吏的事迹。所谓酷吏,就是残暴苛刻的官吏。酷吏的职能,主要是三个方面:一是镇压“盗贼”和严治百姓;二是打击豪猾、压抑贵戚和商贾;三是按照皇帝旨意,强制地推行官方政策。《史记》《汉书》传写酷吏,以汉武帝时为多,《史记》写酷吏十二人,武帝时占了十个;《汉书》写酷吏十四人,武帝时占了八个,另有张汤、杜周设了专传,实际上也是十个。为什么汉武帝时酷吏较多呢?主要原因是,西汉自中期起,阶级矛盾逐渐尖锐化了,“盗贼滋起”;围绕皇权和统治权力的矛盾复杂化了;汉武帝为了“兴功”而不得不“兴利”,进行财政经济的改革,增加和激化了一些矛盾。因此,需要加强统治,集中皇权,推行时政;于是,“知阴阳,人主与俱上下”及“禁奸止邪”的酷吏便应运而生。司马迁和班固基本上肯定酷吏起了“禁奸止邪”的作用,但都主张政宽法平而反对急政酷法,故对酷吏是歧视的。本传写咸宣、严延年等颇有特色。
  孔子曰:“导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取;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有恥且格(1)。”老氏称(2):“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3)。…‘法令滋章,盗贼多有(4)。”信哉是言也!法令者,治之具,而非制治清浊之源也(5)。昔天下之罔(网)尝密矣(6),然奸轨(充)愈起,其极也,上下相遁(7),至于不振。当是之时,吏治若救火扬沸(8).非武健严酷,恶能胜其任而始(愉)快乎(9)?言道德者:溺于职矣(10)。故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11)!”“下士闻道大笑之(12)。”非虚言也。
  (1)“导之以政”等句:见《论语·为政篇》。导:诱导。齐:整治。免:谓幸免于罪。无恥:无廉恥之心。德:道德。礼:礼教。有恥:知廉恥。格:谓心悦诚服。(2)老氏:老子。(3)“上德不德”等句:见《老了》第三十八章。不德:谓不在于表面的德。下德:谓拘守于表面的德。(4)法令滋章”二句:见《老子》第五十七章。滋章:滋生彰著。多有:谓不断地发生。(5)法令者三句:意谓为治之体也要法令,但法令不是治理之本。(6)昔:言秦时。(7)下相遁:言官与民都逃避法网。(8)若救火扬沸:言好似救猛火和扬盛沸一样,难以制止。(9)恶(wu):何也。(10)言道德者二句:渭宣扬道德者不能发挥作用。(11)引文见《论语·颜渊篇》。使无讼:意谓使诉讼完全消灭。(12)“下士闻道大笑之”:见《老子》第四十一章。意谓下士不明白“道”的玄深,所以笑之。
  汉兴,破觚而为圆(圆)(1),斫雕而为朴(2),号为罔(网)漏吞舟之鱼(3)。而吏治蒸蒸(4),不至于奸,黎民艾(又)安(5)。由是观之,在彼不在此(6)。高后时,酷吏独有侯封,刻轹宗室(7),侵辱功臣。吕氏已败,遂夷侯封之家。孝景时,晁错以刻深颇用术辅其资(8),而七国之乱发怒于错,错卒被戮。其后有郅都、宁成之伦。
  (1)破觚而为圆:意谓汉除秦苛法,有很大的改变。觚(gu):有觚角。(2)所雕而为朴:谓由繁细变为简朴。斫(zhuo):砍也。雕:镂刻。(3)网漏吞舟之渔:言能吞下船的鱼从网里漏掉,喻法令简疏。(4)蒸蒸:形容纯厚。(5)又(yi)安:治安。(6)在彼不在此:言在道德,不在严酷。 (7)刻轹(li):欺陵。(8)资:才能。
  郅都,河东大阳人也(1)。以郎事文帝,景帝时为中郎将,敢直谏,面折大臣于朝(2)。尝从入上林,贾姬在厕,野彘入厕,上目都(3),都不行。上欲自持兵救贾姬(4),都伏上前曰:“亡一姬复一姬进,天下所少宁姬等邪?陛下纵自轻,奈宗庙太后何(5)?”上还,彘亦不伤贾姬。太后闻之,赐都金百斤,上亦赐金百斤,由此重都。
  (1)河东:郡名。治安邑(在今山西夏县西北)。大阳:县名。在今山西平陆西。《史记》作“杨”。(2)面折:当面指斥。(3)目:言动眼神以使唤人。(4)兵:兵器。(5)奈宗庙太后何:意谓怎能对得起祖宗和太后(皇帝之母)。
  济南瞷氏宗人三百余家(1),豪猾,二千石莫能制(2),于是景帝拜都为济南守。至则诛瞷氏首恶,余皆股栗(3)。居岁余,郡中不拾遗,旁十余郡守畏都如大府(4)。
  (1)济南:郡名。治东平陵(在今山东章丘西北)。瞷(xiàn):姓。(2)二千石:本是汉官阶名,此指郡守。因郡守二千石。(3)股栗:大腿发抖。(4)大府:指上级官府,或指丞相府。
  都为人,勇有气,公廉,不发私书,问遗无所受(1),请寄无所听(2)。常称曰:“己背亲而出(3),身固当奉职死节官下,终不顾妻子矣。”
  (1)问遗(yí,旧读wèi):馈赠。(2)请寄:请托。(3)出:指当官。
  都迁为中尉(1),丞相条侯至贵居(倨)也(2),而都揖丞相(3)。是时民朴,畏罪自重,而都独先严酷,致行法不避贵戚,列侯宗室见都侧目而视,号曰“苍鹰”(4)。
  (1)中尉:官名。掌京师治安。郅都于景帝前七年为中尉。(2)条侯:周业夫。倨:倨敖。(3)揖:作揖,而不拜。(4)苍鹰:喻酷吏视事如苍鹰之击啄食物。
  临江王征诣中尉府对簿(1),临江王欲得刀笔为书谢上(2),而都禁吏弗与(3)。魏其侯使人间予临江王(4)。临江王既得,为书谢上,因自杀。窦太后闻之,怒,以危法中都(5),都免归家。景帝乃使使即拜都为雁门太守(6),便道之官(7),得以便宜从事。匈奴素闻郅都节,举边为引兵去,竟都死不近雁门。匈奴至为偶人象都(8),令骑驰射,莫能中,其见惮如此。匈奴患之。乃中都以汉法(9)。景帝曰:“都忠臣。”欲释之(10)。窦太后曰:“临江王独非忠臣乎?于是斩都也。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酷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