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贾邹枚路传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10-04 整理 : 古诗文网
【说明】本传叙述贾山、邹阳、枚乘(其子枚皋附)、路温舒等人的言行。这是一篇直言正谏者的类传。贾山,所学博而不专。文帝时,言治乱之道,借秦为喻,名曰《至言》,又上书谏除铸钱令。其言多激切。邹阳,以文辩著名,察觉吴王刘濞阴谋叛乱,乃以亡秦为喻,切谏之。言不被采纳,乃去吴至梁,为粱孝主门客,被人陷害入狱,自狱中上书自陈,获释。枚乘,察觉吴王刘濞谋叛,奏书谏之,不被采纳,乃去吴至梁。吴楚叛乱,又以书劝谏吴王罢兵。由是知名于世。其子枚皋、以善为赋颂,得幸于武帝。路温舒,初学律令,值宣帝尚法之时,上书谏尚德缓刑,以为“秦有十失,其一尚存,治狱之吏是也。”寓上好下效之意。《史记》不传贾山、枚乘等人,只将邹阳与鲁仲连合为一传,还只记其狱中上书自陈。《汉书》将此数人合为一传,肯定他们正谏,还是有价值的。在君主专制时代,士人学者敢于谏净,是要有点勇气和精神的,故值得肯定。
  贾山,颍川人也(1),祖父法,故魏王时博士弟子也(2)。山受学祛,所言涉猎书记(3),不能为醇儒(4)。尝给事颍阴侯为骑(5)。
  (1)颍川:郡名。治阳翟(今河南禹县)。(2)魏王:战国时魏国国王。(3)言:吴恂疑“喜”字之误。涉猎:言历览不专精。(4)醇儒:与“纯儒”同义。(5)颍阴侯:灌婴。骑:为骑士或骑吏之简称。
  孝文时,言治乱之道,借秦为喻,名曰《至言》。其辞曰:
  臣闻为人臣者,尽忠竭愚,以直谏主,不避死亡之诛者,臣山是也。臣不敢以久远喻,愿借秦以为喻,唯陛下少加意焉。
  夫布衣韦带之士(1),修身于内,成名于外,而使后世不绝息。至秦则不然。贵为天子,富有天下,赋敛重数(2),百姓任疲(3),赭衣半道(4),群盗满山,使天下之人戴目而视(5),倾耳而听(6)。一夫大呼,天下响应者,陈胜是也。秦非徒如此也,起咸阳而西至雍,离宫三百(7),钟鼓帷帐,不移而具。又为阿房之殿(8),殿高数十侧,东西五里,南北千步,从车罗骑,四马骛驰,旌旗不桡(9)。为宫室之丽至于此,使其后世曾不得聚庐而托处焉(10)。为驰道于天下,东穷燕齐,南极吴楚,江湖之上,濒海之观毕至(11)。道广五十步,三丈而树(12),厚筑其外,隐(稳)以金椎(13),树以青松。为驰道之丽至于此,使其后世曾不得邪径而托足焉。死葬乎骊山(14),吏徒数十万人(15),旷日十年(16)。下彻三泉合采金石(17),冶铜锢其内,漆涂其外,被以珠玉,饰以翡翠,中成观游(18),上成山林。为葬埋之侈至于此,使其后世曾不得蓬颗蔽冢而托葬焉(19)。秦以熊署之力,虎狼之心,蚕食诸侯,并吞海内,而不笃礼义。故天殃已加矣。臣昧死以闻,愿陛下少留意而详择其中。
  (1)韦带:以韦皮为带,未仕之服。(2)数:屡也。(3)任疲:疲于役使。任:谓役事。(4)赭衣:指罪犯,身穿赭色之衣。赭衣半道:道路行人的半数是罪犯,言被罪之众。(5)戴目而视:言举目仰视,乃怒目而视之义。(6)倾耳而听:言时有戒心,不安寝处。(7)离宫:皇帝在正宫外临时居住的宫殿。(8)阿房之殿:秦朝所筑阿房宫前殿,遗址在今西安市枣园村南,其地俗名郿坞岭。仞:八尺曰仞。(9)桡:屈也。(10)聚庐:吴恂说,“疑‘聚’当作‘坚’”,“坚庐犹言土室”。(11)濒海:谓缘海之边。毕:尽也。 (12)三丈而树:谓道之两旁每隔三丈植一树。(13)稳以金椎:以金椎筑路使坚稳。(14)葬乎骊山:秦始皇葬于骊山,其墓在今陕西临潼县东,有大量兵马俑发掘出土。(15)吏徒:吏以督领,徒以役作。(16)旷日:言耗费时日。(17)三泉:三重之泉,言其极深。(18)中成:中层。中层有宫观及各种宝物,可以观游。(19)蓬颗:土块。蓬颗蔽冢:土坟。
  臣闻忠臣之事君也,言切直则不用而身危,不切直则不可以明道,故切直之言,明主所欲急闻,忠臣之所以蒙死而竭知(智)也(1)。地之硗者,虽有善种,不能生焉;江皋河濒(2),虽有恶种,无不猥大(3)。昔者夏商之季世,虽关龙逢、箕子、比于之贤(4),身死亡而道不用。文王之时(5),豪俊之士皆得竭其智,刍荛采薪之人皆得尽其力(6),此周之所以兴也。故地之美者善养禾,君之仁者善养士。雷霆之所击,无不摧折者;万钧之所压,无不糜灭者。今人主之威,非特雷霆也;势重,非特万钩也。开道而求谏,和颜色而受之,用其言而显其身,士犹恐惧而不敢自尽,又乃况于纵欲恣行暴虐,恶闻其过乎!震之以威,压之以重,则虽有尧舜之智,孟贲之勇(7),岂有不摧折者哉?如此,则人主不得闻其过失矣;弗闻,则社稷危矣。古者圣王之制,史在前书过失,工诵箴谏,瞽诵诗谏,公卿比谏(8),士传言谏,庶人谤于道,商旅议于市(9),然后君得闻其过失也。闻其过失而改之,见义而从之,所以永有天下也。天子之尊,四海之内,其义莫不为臣。然而养三老于大学,亲执酱而馈(10),执爵而酳(11),祝噎在前(12),祝鲠在后(13),公卿奉杖,大夫进履,举贤以自辅弼,求修正之士使直谏(14)。故以天子之尊,尊养三老,视(示)孝也;立辅粥之臣者,恐骄也;置直谏之士者,恐不得闻其过也;学问至于刍荛者(15),求善无餍也;商人庶人诽谤己而改之,从善无不听也。
  (1)蒙:冒犯。(2)皋:水边游地。(3)猥:猝也。(4)关龙逢:夏桀之臣,因直谏而被杀。箕子、比干:两人皆殷末之臣。箕子因直谏被纣囚禁。比干因屡次直谏被纣剖心而死。(5)文王:周文王。(6)刍荛采薪之人:割草打柴的人。(7)孟贲:古之勇士。(8)比谏:王念孙以为是“正谏”之误。(9)商旅:贩卖之客。(10)酱:古代的一种食品。(11)酳(yìn):古代宴会时的一种礼节,食毕用酒漱口。(12)噎:食物阻梗食道,(13)鲠:食物留在喉咙中曰鲠。(14)修正之士:谓修身正行之人。(15)刍荛:割草的人,意谓低贱者。
  昔者,秦政力并万国(1),富有天下,破六国以为郡县,筑长城以为关塞。秦地之固,大小之势,轻重之权,其与一家之富,一夫之强,胡可胜计也!然而兵破于陈涉,地夺于刘氏者,何也?秦王贪狼暴虐,残贼天下,穷困万民,以适其欲也(2)。昔者,周盖千八百国,以九州之民养千八百国之君,用民之力不过岁三日(3),什一而籍(4),君有余财,民有余力,而颂声作。秦皇帝以千八百国之民自养,力罢(疲)不能胜其役,财尽不能胜其求。一群之身耳,所以自养者驰骋弋猎之娱,天下弗能供也。劳罢(疲)者不得休息,饥寒者不得衣食,亡(无)罪而死刑者无所告诉,人与之为怨,家与之为仇,故天下坏也。秦皇帝身在之时(5),天下已坏矣,而弗自知也。秦皇帝东巡狩,至会稽、琅邪,刻石著其功,自以为过尧舜;统县(悬)石(6),铸钟虡(7),筛土筑阿房之宫,自以为万世有天下也。古者圣工作谥,三四十世耳,虽尧舜禹汤文武累世广德以为子孙基业,无过二三十世者也(8)。秦皇帝曰死而以谥法,是父子名号有时相袭也,以一至万,而世世不相复也(9),故死而号曰始皇帝,其次曰二世皇帝者,欲以一至万也。秦皇帝计其功德,度其后嗣,世世无穷,然身死才数月耳,天下四面而攻之,宗庙灭绝矣。
  (1)秦政:秦始皇赢政。(2)适:快也。(3)不过岁三日:言不过每岁三日。(4)什一:谓十分取一。籍:税也。一说借也,谓借人力。(5)秦皇帝:指秦始皇。(6)统:犹壹也。统一。县(悬)石:衡石。这是指秦始皇二十六年壹衡石丈尺事,县,同“悬”。衡(秤)以县(悬)为用,故以县(悬)为名。石,一百二十斤。(7)铸钟虡:指秦收天下兵器,销以为钟虡事。(8)无过二三十世者:张晏曰:“夏十七世,殷三十一世,周三十六世。”(9)复:重复。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贾山,邹阳,枚乘,路温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