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郦陆朱刘叔孙传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10-04 整理 : 古诗文网
【说明】本传叙述郦食其、陆贾、朱建、娄敬、叔孙通等的事迹。这是一篇汉初智辩之士的类传。郦食其凭三寸之舌,为汉王说齐,收齐七十余城,因此而被齐烹。陆贾两次为使者,远去南越,说服南越王尉佗臣属汉朝。朱建与陆贾友善,曾劝谏黯布不要叛汉,为汉高帝所谅解。刘敬是个平民,关心国家大事,曾向汉高帝刘邦献建都关中、与匈奴和亲、徙山东豪杰于关中等策,均被采纳而施行,因功赐姓刘。叔孙通本为奏朝博士,毫不迂腐而是“希世”之儒,乘时趋势,为汉高帝制定朝廷礼仪制度。他们都为汉朝的兴建和巩固贡献了智力,故名垂于史。《史记》将郦生、陆贾(朱建附)与娄敬、叔孙通分立二传,《汉书》合传之,都给以一定的历史地位和评价。司马迁评“三代之际,非一士之智”,班固言“帝王之功非一士之略”,都意味深长,至今仍有警世价值。  
  郦食其(1),陈留高阳人也(2)。好读书,家贫落魄(3),无衣食业。为里监门,然吏县中贤豪不敢役,皆谓之狂生。
  (1)食其(yìjī):即食箕,其名有希望一生丰衣足食之义。(2)陈留:县名。在今河南开封市东南。高阳:小邑名。属陈留县,在今河南杞县西南。(3)落魄:穷困,不得意。
  及陈胜、项梁等起,诸将询地过高阳者数十人(1),食其闻其将皆握(龌)龊好荷(苛)礼自用(2),不能听大度之言,食其乃自匿。后闻沛公略地陈留郊,沛公麾下骑士适食其里中子,沛公时时间邑中贤豪。骑士归,食其见,谓曰:“吾闻沛公嫚(慢)易人(3),有大略,此真我所愿从游,莫为我先(4)。若见沛公,谓曰‘臣里中有郦生,年六十余,长八尺,人皆谓之狂生’,自谓我非狂。”骑士曰:“沛公不喜儒,诸客冠儒冠来者,沛公辄解其冠,溺其中(5)。与人言,常大骂。未可以儒生说也。”食其曰:“第言之(6)。”骑士从容言食其所戒者(7)。
  (1)徇地:犹略地。(2)握龊:同“龌龊”。器量狭窄。苛:细也。(3)陵:傲慢。易:轻视。(4)先:介绍之意。(5)溺:同“尿”,小便。(6)第:但也。(7)戒:告诫。
  沛公至高阳传舍(1),使人召食其。食其至,入谒,沛公方踞床令两女子洗(2),而见食其。食其入,即长揖不拜,曰:“足下欲助秦攻诸侯乎?欲率诸侯破秦乎?”沛公骂曰:“竖儒(3)!夫天下同苦秦久矣,故诸侯相率攻秦,何谓助秦?”食其曰:“必欲聚徒合义兵诛无道秦,不宜踞见长者。”于是沛公辍洗(4),起衣(5),延食其上坐,谢之。食其因言六国从衡(纵横)时。沛公喜,赐食其食,问曰:“计安出?”食其曰:“足下起瓦合之卒(6),收散乱之兵,不满万人,欲以径入强秦,此所谓探虎口者也。夫陈留,天下之冲,四通五达之郊也,今其城中又多积粟。臣知其令(7),今请使,令下足下(8)。即不听,足下举兵攻之,臣为内应。”于是遣食其往,沛公引兵随之,遂下陈留。号食其为广野君。
  (1)传舍:客馆,犹今之招待所。(2)踞床:坐在床边。洗:洗足。(3)竖儒:贱儒之意。(4)辍:中止。(5)起衣:谓起身整衣。(6)瓦合:犹言乌合。(7)知其令:谓与县令相知。(8)下:归降之意。
  食其言弟商(1),使将数千人从沛公西南略地(2)。食其常为说客,驰使诸侯。
  (1)商:郦商,本书有其传。(2)西南:谓往西南。
  汉三年秋,项羽击汉,拔荥阳(1),汉兵遁保巩(2)。楚人闻韩信破赵(3),彭越数反梁地(4),则分兵救之。韩信方东击齐,汉王数困荥阳、成皋(5),计欲捐成皋以东,屯巩、洛以距(拒)楚(6)。食其因曰:“臣闻之,知天之天者,王事可成;不知天之天者,王事不可成。王者以民为天,而民以食为天。夫敖仓(7),天下转输久矣,臣闻其下乃有臧(藏)粟甚多。楚人拔荥阳,不坚守敖仓,乃引而东,令嫡(谪)卒分守成皋(8),此乃天所以资汉。方今楚易取而汉反却(9),自夺便(10),臣窃以为过矣。且两雄不俱立,楚汉久相持不决,百姓骚动,海内摇荡,农夫释耒,红女下机(11),天下之心未有所定也。愿足下急复进兵,收取荥阳,据敖庾之粟(12),塞成皋之险,杜太行之道(13),距(拒)飞狐之口(14),守白马之津(15),以示诸侯形制之势(16),则天下知所归矣。方今燕、赵已定(17),唯齐未下(18)。今田广据千里之齐,田间将二十万之众军于历城(19),诸田宗强,负海岱(20),阻河济(21),南近楚,齐人多变诈,足下虽遣数十万师,未可以岁月破也(22)。臣请得奉明诏说齐王使为汉而称东藩(23)。”上曰:“善。”
  (1)荥阳:县名。在今河南荥阳县。(2)巩:县名。在今河南巩县西南。(3)赵:指赵王国。(4)梁地:指今河南省东部地区。(5)成皋:县名。在今河南荥阳县西北。(6)洛:洛阳。在今河南洛阳市东北。(7)敖仓:秦朝所建的大粮仓,在今河南荥阳县东北的敖山上。(8)谪卒:有罪被谪的戍卒。(9)却:退却。(10)自夺便:谓自己剥夺(即放弃)了便利。(11)红女:工女。下机:谓不织布。(12)敖庾:即敖仓。(13)太行:太行山。在今冀、晋、豫三省交界处。(14)狐之口:飞狐口,关隘名。在今河北蔚县东南。(15)白马之津:白马津,黄河渡口名。在今河南滑县东北。(16)形制:谓占据形胜之地,以制服他人。(17)燕:指燕王国。(18)齐:指齐王国。(19)田间:刘攽以为是“田解”。历城:县名。在今山东济南市。(20)负海岱:背靠大海和泰山。(21)阻河济:凭借黄河与济水。(22)岁月:意谓一年半载。(23)东藩:东方的属国。
  乃从其画(1),复守敖仓(2),而使食其说齐王,曰:“王知天下之所归乎!”曰:“不知也。”曰:“知天下之所归,则齐国可得而有也;若不知天下之所归,即齐国未可保也。”齐王曰:“天下何归?”食其曰:“天下归汉。”齐王曰:“先生何以言之?”曰:“汉王与项王戮力西面击秦(3),约先入咸阳者王之(4),项王背约不与,而王之汉中(5)。项王迁杀义帝(6),汉王起蜀汉之兵击三秦(7),出关而责义帝之负处(8),收天下之兵,立诸侯之后。降城即以侯其将,得赂则以分其士,与天下同其利,豪英贤材皆乐为之用。诸侯之兵四面而至,蜀汉之粟方船而下(9)。项王有背约之名,杀义帝之负;于人之功无所记,于人之罪无所忘(10);战胜而不得其赏,拔城而不得其封;非项氏莫得用事(11);为人刻印,玩而不能授(12);攻城得赂,积财而不能赏。天下畔(叛)之,贤材怨之,而莫为之用。故天下之上归于汉王,可坐而策也(13)。夫汉王发蜀汉,定三秦;涉西河之外(14),援上党之兵(15);下井陉(16),诛成安君(17);破北魏(18),举三十二城:此黄帝之兵,非人之力,天之福也。今已据敖庾之粟,塞成之险,守白马之津,杜太行之厄,距(拒)飞狐之口,天下后服者先亡矣。王疾下汉王,齐国社稷可得而保也;不下汉王,危亡可立而待也。”田广以为然,乃听食其,罢历下兵守战备,与食其日纵酒(19)。
  (1)画:策划。(2)守:围也。(3)戮力:并力。西面:西向。(4)咸阳:秦朝国都,在今陕西咸阳市东北。(5)汉中:郡名。治南郑(在今陕西汉中市)。(6)迁杀义帝:见本书《项羽传》。(7)蜀汉:蜀郡与汉中郡。蜀郡,治成都(今四川成都市)。三秦:指关中地区。(8)责:问也。(9)方船:并船,极言船多。(10)于人之功无所记等句:言项羽吝爵赏而念旧恶。(11)非项氏莫得用事:言项羽任人唯亲。(12)为人刻印,玩而不能授:言玩惜侯印而不肯封人。(13)可坐而策:谓形势显而易见。(14)西河:指山西省与陕西省之间南北流向的一段黄河。西河之外:指河东。(15)援:引也。上党:郡名。治长子(今山西长治县西南)。上党之兵:指原魏豹之兵。(16)井陉:山口名。在今河北井陉县。(17)成安君:陈余。(18)北魏:指魏豹。魏豹占据之地,为战国魏国北部地区,故称“北魏”。(19)日纵酒:日日放纵而饮酒。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郦食其,陆贾,朱建,娄敬,叔孙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