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张耳陈余传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10-04 整理 : 古诗文网
 【说明】本传叙述张耳、陈余二人的交游、政治生活和矛盾斗争。张耳、陈余都是战国末年浪迹社会的儒生,结成密友。秦统一后,颇不得志。故秦未投身陈涉起义。当时鱼龙混杂,参加反秦起义者的思想极为复杂。张、陈二人当了复建赵国的将相之后,因争权和思想不一而分道扬镳,成了冤家,陈余投靠赵、楚,张耳则投靠汉刘邦。汉高帝三年(前204),张耳灭赵,杀了陈余,刘邦封张耳为赵王。《史记》以张、陈二人合传,因其政治生活和私人交游,都具有一定的历史特点及反面的教育意义;传未讥其“以势利交”,入木三分。《汉书》本传大致袭取《史》传之文,传未增加“势利之交,古人羞之”等语,也是重申司马迁的批判之意。  
  张耳,大梁人也(1),少时及魏公子毋忌为客(2)。尝亡命游外黄(3),外黄富人女甚美,庸奴其夫(4),亡邪父客(5)。父客谓曰:“必欲求贤夫,从张耳。”女听,为请决(6),嫁之。女家厚奉给耳,耳以故致千里客,宦为外黄令(7)。
  (1)大梁:县名。今河南开封市。(2)魏公子毋忌:即  信陵君魏无忌。(3)外黄:县名。在今河南兰考县东南。(4)庸奴其夫:视其丈夫如庸夫。(5)亡邸:私奔之意,父客:父时之  宾客。(6)请决:请决绝于前夫而嫁于  张耳。(7)外黄令:外黄县之长官。
  陈余,亦大梁人,好儒术。游赵苦隆(1),富人公乘氏以其女妻之。余年少,父事耳,相与为刎颈交(2)。
  (1)赵:指  战国时赵国,都  邯郸(今河北  邯郸市)。苦陉:县名。在今河北定县南。(2)刎颈交:言交情深重,虽断颈绝头而无所顾。
  高祖为布衣时,尝从耳游。秦灭魏(1),购求耳千金,余五百金。两人变名姓,俱之陈(2),为里监门(3)。吏尝以过笞余,余欲起,耳摄使受笞(4)。吏去,耳数之曰(5):“始吾与公言何如?今见小辱而欲死一吏乎?”余谢罪。
  (1)魏:指  战国时魏国,都大梁(今河南开封市)。(2)陈:县名。今河南  淮阳县。(3)监门:守门。(4)摄:《  史记》作“蹑之”。(5)数(shǔ):指责。(6)谢罪:认错。
  陈涉起蕲至陈,耳、余上谒涉(1)。涉及左右生平数闻耳、余贤,见,大喜。
  (1)上谒:通名进见。
  陈豪桀(杰)说涉曰:“将军被坚执锐,帅士卒以诛暴秦,复立楚社稷,功德宜为王。”陈涉问两人(1),两人对曰:“将军瞋目张胆,出万死不顾之计,为天下除残。今始至陈而王之,视(示)天下私。愿将军毋王,急引兵而西,遣人立六国后(2),自为树党。如此,野无交兵,诛暴秦,据咸阳以令诸侯(3),则帝业成矣。今独王陈,恐天下解也(4)。”涉不听,遂立为王。
  (1)两人:指  张耳、陈余。(2)立六国后:言立已被秦灭掉的齐、楚、燕、赵、韩、魏六国之后裔为王。(3)  咸阳:秦朝京都。在今陕西  咸阳市东北。(4)解:思想离散之意。
  耳、余复说陈王曰:“大王兴梁、楚(1),务在入关(2),未及收河北也(3)。臣尝游赵,知其豪桀(杰),愿请奇兵略赵地。”于是陈王许之,以所善陈人武臣为将军,耳、余为左右校尉,与卒三千人,从白马渡河(4)。至诸县,说其豪桀(杰)曰:“秦为乱政虐刑,残灭天下,北为长城之役,南有五领(岭)之戍(5),外内骚动,百姓罢(疲)敝,头会箕敛以供军费(6),财匮力尽,重以苛法,使天下父子不相聊(7)。今陈王奋臂为天下倡始,莫不响应,家自为怒,各报其怨,县杀其令丞、郡杀其守尉。今以张大楚(8),王陈(9),使吴广、周文将卒百万西击秦。于此时而不成封侯之业者,非人豪也。夫因天下之力而攻无道之君(10),报父兄之怨而成割地之业(11),此一时也。”豪桀(杰)皆然其言。乃行收兵;得数万人,号武信君。下赵十余城,余皆城守莫肯下。乃引兵东北击范阳。范阳人蒯通说其令徐公降武信君(12),又说武信君以侯印封范阳令(13)。语在《通传》。赵地闻之,不战下者三十余城。
  (1)梁:即魏。指魏地。楚:指  战国时楚国之地。(2)关:指  函谷关。(3)河北:指黄河以北。(4)白马:津名。在今河南滑县东北。河:今黄河。(5)五岭:指绵延在今赣、湘、粤、桂等省边境的大庾岭、骑田岭、萌渚岭、都庞岭和越城岭。(6)头会箕敛:按人头收谷,用箕收取之,谓赋税苛重。(7)不相聊:不能相依为生。聊:依赖。(8)大楚:  陈胜起义所建的国号。(9)王陈:称王于陈。(10)无道之君:指  秦二世皇帝。(11)割地之业:指封  诸侯。(12)武信君:  武臣自号。(13)  范阳:县名。在今山东梁山县西北。
  至邯郸(1),耳、余闻周章军入关(2),至戏却(3);又闻诸将为陈王徇地,多以谗毁得罪诛。怨陈王不以为将军而以为校尉(4),乃说武臣曰:“陈王非必立六国后。今将军下赵数十城,独介居河北(5),不王无以填(镇)之。且陈王听谗,还所,恐不得脱于祸。愿将军毋失时。”武臣乃听,遂立为赵王。以余为大将军,耳为丞相。
  (1)  邯郸:县名。今河北  邯郸市。(2)周章:即上段中提到的周文。(3)戏:地名。在今陕西临潼东北。却:退兵。(4)  校尉:武官名。位次于将军。(5)介:单独之意。
  使人报陈王,陈王大怒,欲尽族武臣等家,而发兵击赵。相国房君谏曰(1):“秦未亡,今又诛武臣等家,此生一秦也。不如因而贺之,使急引兵西击秦。”陈王从其计,徙系武臣等家宫中,封耳子敖为成都君,使使者贺赵,趣(促)兵西入关(2)。耳、余说武臣曰:“王王赵非楚意,特以计贺王(3)。楚已灭秦,必加兵于赵。愿王毋西兵,北徇燕、代(4),南收河内,以自广。赵南据大河,北有燕、代,楚虽胜秦,必不敢制赵。”赵王以为然,因不西兵,而使韩广略燕,李良略常山(5),张黡略上党(6)。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张耳,陈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