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礼乐志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10-03 整理 : 古诗文网
 【说明】本卷论述礼、乐的性质及其历史。《史记》有礼、乐二书,或言原作有录无书,今本乃褚先生所补;或以为今本尚有一部分是司马迁的手笔。本志与《史记》礼、乐二书有同有异,内容丰富多了。它首先大谈“礼、乐之用”,说“象天地而制礼、乐,所以通神明,立人伦,正情性,节万事”,强调礼、乐的重要意义和万能作用。其中,礼的部分,详叙古来礼制变化,汉朝不用贾谊、董仲舒、王吉、刘向等有关制礼的建议,以及东汉“礼乐未具”;乐的部分,详叙古来乐的变化,写了汉初叔孙通“因秦乐人制宗庙乐”,汉的宗庙乐“大抵皆因秦旧事”;记录《安世房中歌》十七章、《郊祀歌》十九章之词,指出“常御及郊庙皆非雅声”而受郑卫之声影响。作者感叹:“今大汉继周,久旷大仪,未有立礼成乐,此贾谊、仲舒、王吉、刘向之徒所为愤发而增叹也。”这对汉代礼乐显然寓讽刺之意。
  六经之道同归(1),而《礼》《乐》之用为急。治身者斯须忘礼(2),则暴嫚入之矣;为国者一朝失礼,则荒乱及之矣。人函(含)天地阴阳之气,有喜怒哀乐之情。天禀其性而不能节也(3),圣人能为之节而不能绝也,故象天地而制礼乐,所以通神明,立人伦(4),正情性,节万事者也。
  (1)《六经》:谓《易》、《诗》、《书》、《春秋》、《礼》、《乐》。(2)斯须:犹须臾。(3)禀:承受,领受。(4)人伦:谓社会等级关系。
  人性有男女之情,妒忌之别(1),为制婚姻之礼;有交接长幼之序,为制乡饮之礼(2);有哀死思远之情,为制丧祭之礼;有尊尊敬上之心,为制朝觐之礼。哀有哭踊之节(3),乐有歌舞之容,正人足以副其诚(4),邪人足以防其失。故婚姻之礼废,则夫妇之道苦(5),而淫辟(僻)之罪多;乡饮之礼废,则长幼之序乱,而争斗之狱蕃(6);丧祭之礼废,则骨肉之恩薄,而背死忘先者众(7);朝聘之礼废,则君臣之位失,而侵陵之渐起。故孔子曰:“安上治民,莫善于礼;移风易俗,莫善于乐(8)。”礼节民心(9),乐和民声,政以行之,刑以防之。礼乐政刑四达而不悖,则王道备矣。
  (1)情、别:王先谦疑“情”与“别”误倒。(2)乡饮:古时乡大夫以贤能之士荐升于君,为之设宴送行,饮酒酬酢有一定仪式。(3)踊:跳也。非常悲哀则踊。(4)副:符合,相配。(5)苦(gǔ):通“盬”。不坚固。(王念孙说)。(6)蕃:多也。(7)先:祖先。(8)孔子曰等句:此《孝经》载孔子之言。(9)节:节制。
  乐以治内而为同(1),礼以修外而为异(2);同则和亲,异则畏敬;和亲则无怨,畏敬则不争。揖让而天下治者,礼乐之谓也。二者并行,合为一体。畏敬之意难见(现),则著之于享献辞受,登降跪拜;和亲之说(悦)难形,则发之于诗歌咏言,钟石管弦。盖嘉其敬意而不及其财贿,美其欢心而不流其声音(3)。故孔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4)?”此礼乐之本也。故曰:“知礼乐之情者能作(5),识礼乐之文者能述;(6)作者之谓圣,述者之谓明。明圣者,述作之谓也。”
  (1)同:同于和乐之意。(2)礼以修外而为异:尊卑为异之意。(3)流:移动;放荡。(4)孔子曰等句:语见《论语·阳货》篇。意谓所谓礼乐,不能徒具形式,应当讲究本质。(5)作:创新。(6)述:阐述;循行。
  王者必因前王之礼,顺时施宜,有所损益,即民之心(1),稍稍制作,至太平而大备。周监(鉴)于二代,礼文尤具(2),事为之制,曲为之防(3),故称礼经三百(4),威仪三千(5)。于是教化浃洽(6),民用和睦,灾害不生,祸乱不作,囹圄空虚(7),四十余年。孔子美之曰:“郁郁乎文哉!吾从周(8)。”及其衰也,诸侯逾越法度,恶礼制之害已,去其篇籍。遭秦灭学,遂以乱亡。
  (1)即:就也。(2)周监于二代,礼文尤具:此谓周鉴夏、殷二代之礼而损益之。(3)事为之制,曲为之防:王念孙曰:“大事曰事,小事曰曲。‘事为之制’礼仪三百也;‘曲为之防’,威仪三千也。”曲:犹事。防:防范。(4)礼经:指礼仪。(5)威仪:礼仪细节。(6)浃(jiā)洽:遍及。(7)囹圄(língyǔ):牢狱。(8)孔子美之曰等句:此《论语》载孔子之言。郁郁:文采盛貌。
  汉兴,拔乱反正,日不暇给(1),犹命叔孙通制礼仪(2),以正君臣之位。高祖说(悦)而叹曰:“吾乃今日知为天子之贵也!”以通为奉常(3),遂定仪法,未尽备而通终(4)。
  (1)日不暇给:事务繁多而时间不足。(2)叔孙通:本书卷四十二有其传。(3)奉常:官名。秦代九卿之一,后来称太常。(4)终:去世。
  至文帝时,贾谊以为“汉承秦之败俗,废礼义,捐廉耻,今其甚者杀父兄,盗者取庙器(1),而大臣特以簿书不报期会为故(2),至于风俗流溢(3),恬而不怪(4),以为是适然耳(5)。夫移风易俗,使天下回心而乡(向)道,类非俗吏之所能力也。夫立君。臣,等上下,使纲纪有序,六亲和睦(6),此非天之所为,人之所设也。人之所设,不为不立(7),不修则坏。汉兴至今二十余年,宜定制度,兴礼乐,然后诸侯轨道(8),百姓素朴,狱讼衰息”。乃草具其仪(9),天子说(悦)焉。而大臣绛,灌之属害之(10),故其议遂寝(11)。
  (1)庙器:宗庙的器物。(2)大臣特以簿书不报期会为故:此言公卿但以文案簿书报答为事。特:但也。薄书:文件材料。期会:约定期限,也泛指政令的施行。故:事也。(3)流溢:即淫泆。(4)恬:安静。(5)适然:适当;谓事理当然。(6)六亲:历来说法不一。有说是指父子、兄弟、姑姊、甥舅、婚媾、姻亚(见《左传》昭公二十五年)。(7)为:作也。(8)轨道:言循行正道。(9)草:简略;初创。(10)绛、灌之属:绛侯周勃、灌婴之辈。本书均有其传。(11)寝:止也。
  至武帝即位,进用英隽(俊),议立明堂,制礼服,以兴太平。会窦太后好黄老言(1),不说(悦)儒术,其事又废。后董仲舒对策言:“王者欲有所为,宜求其端于天。天道大者,在于阴阳。阳为德,阴为刑。天使阳常居大夏而以生育长养为事,阴常居大冬而积于空虚不用之处,以此见天之任德不任刑也。阳出布施于上而主岁功,阴入伏藏于下而时出佐阳。阳不得阴之助,亦不能独成岁功。王者承天意以从事,故务德教而省刑罚。刑罚不可任以治世,犹阴之不可任以成岁也。今废先王之德政,独用执法之吏治民,而欲德化被四海,故难成也。是故古之王者莫不以教化为大务,立大学以教于国,设庠序以化于邑(2)。教化已明,习俗已成,天下尝无一人之狱矣。至周末世,大为无道,以失天下。秦继其后,又益甚之。自古以来,未尝以乱济乱(3),大败天下如秦者也。习俗薄恶,民人抵冒(4)。今汉继秦之后,虽欲治之,无可奈何。法出而奸生,令下而诈起,一岁之狱以万千数,如以汤止沸(5),沸俞(愈)甚而无益。辟(譬)之琴瑟不调,甚者必解而更张之,乃可鼓也。为政而不行,甚者必变而更化之(6),乃可理也。故汉得天下以来,常欲善治,而至今不能胜残去杀者,失之当更化而不能更化也。古人有言:‘临渊羡鱼,不如归而结网。’今临政而愿治七十余岁矣,不如退而更化,更化则可善治,而灾害日去,福禄日来矣(7)。”是时,上方征讨四夷,锐志武功,不暇留意礼文之事。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礼乐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