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高帝纪下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09-30 整理 : 古诗文网
五年冬十月,汉王追项羽至阳夏南止军,与齐王信、魏相国越期会击楚(1),至固陵(2),不会。楚击汉军,大破之。汉王复入壁,深堑而守。谓张良曰:“诸侯不从,奈何?”良对曰:“楚兵且破,未有分地(3),其不至固宜。君王能与共天下,可立致也(4)。齐王信之立,非君王意,信亦不自坚。彭越本定梁地,始君王以魏豹故,拜越为相国。今豹死,越亦望王,而君王不早定。今能取睢阳以北至谷城皆以王彭越(5),从陈以东傅海与齐王信(6),信家在楚,其意欲复得故邑。能出捐此地以许两人,使各自为为战,则楚易败也。”于是汉王发使使韩信、彭越(7)。至,皆引兵来。
  (1)齐王信:韩信。魏相国越:彭越。期会:定期相会。(2)固陵:县名。在今河南太康县南。(3)分地:分封的土地。(4)致:引来。(5)谷城:城名。故城在今山东东阿县的旧东阿。(6)傅海:靠近大海。(7)使使:前:“使”,使者;后“使”,出使。
  十一月,刘贾入楚地,围寿春(1)。汉亦遣人诱楚大司马周殷。殷畔(叛)楚,以舒屠六(2),举九江兵迎黥布(3),并行屠城父(4),随刘贾皆会。
  (1)寿春:县名。今安徽寿县。(2)舒:县名。今安徽舒城县。六:县名。今安徽六安县。(3)九江:王国名。都六(今安徽六安县)。(4)城父(fǔ):地名。在今安徽毫县东南城父村。
  十二月,围羽垓下(1)。羽夜闻汉军四面皆楚歌,知尽得楚地,羽与数百骑走,是以兵大败。灌婴追斩羽东城(2)。楚地悉定,独鲁不下(3)。汉王引天下兵欲屠之,为其守节礼义之国,乃持羽头示父兄,鲁乃降。初,怀王封羽为鲁公,及死,鲁又为之坚守,故以鲁公葬羽于谷城。汉王为发丧,器临而去(4)。封项伯等四人为列侯,赐姓刘氏(5)。诸民略在楚者皆归之。汉王还至定陶,驰入齐王信壁,夺其军。初项羽所立临江王共敖前死,子尉嗣立为王,不降。遣卢绾、刘贾击虏尉。
  (1)垓(gāi)下:地名。在今安徽灵壁县东南,沱河北岸。(2)东城:县名。在今安徽定远县东南。(3)鲁:县名。今山东曲阜。(4)临:吊丧。(5)赐姓刘氏:古时帝王将己姓易给臣下,视其为同族,以示宠信。刘邦就采用这种手法。
  春正月,追尊兄伯号曰武哀侯。下令曰:“楚地已定,义帝(无)后,欲存恤楚众,以定其主。齐王信习楚风俗,更立为楚王,王淮北,都下邳。魏相国建城侯彭越勤劳魏民,卑下士卒,常以少击众,数破楚军,其以魏故地王之,号曰梁王,都定陶(1)。”又曰:“兵不得休八年,万民与苦甚,今天下事毕,其赦天下殊死以下(2)。”
  (1)定陶:县名。在今山东定陶西北。(2)殊死:斩首之刑。
  于是诸侯上疏曰:“楚王韩信、韩王信、淮南王英布、梁王彭越、故衡山王吴芮、赵王张敖、燕王臧荼昧死再拜言(1),大王陛下(2):先时秦为亡(无)道,天下诛之。大王先得秦王,定关中,于天下功最多。存亡定危,救败继绝,以安万民,功盛德厚。又加惠于诸侯王有功者,使得立社稷。地分已定,而位号比拟(3),亡(无)上下之分,大王功德之著,于后世不宣(4)。昧死再拜上皇帝尊号。”汉王曰:“寡人闻帝者贤者有也,虚言亡(无)实之名,非所取也。今诸侯王皆推高寡人,将何以处之哉。”诸侯王皆曰:“大王起于细微,灭乱秦,威动海内。又以辟(僻)陋之地,自汉中行德,诛不义,立有功,平定海内,功臣皆受地食邑,非私之也。大王德施四海,诸侯王不足以道之,居帝位甚实宜,愿大王以幸天下。”汉王曰:“诸侯王幸以为便于天下之民,则可矣。”于是诸侯王及太尉长安侯臣绾等三百人(5),与博士稷嗣君叔孙通谨择良日二月甲午(6),上尊号,汉王即皇帝位于汜水之阳(7)。尊王后曰皇后,太子曰皇太子,追尊先媪曰昭录夫人。
  (1)昧死:冒昧,不避死罪。秦汉群臣上书习用之词。(2)陛下:臣对君的尊称。(3)比拟:比类相似。(4)于后世不宣:不能传闻于后世。(5)绾:卢绾。(6)叔孙通:本书卷四十三有传。甲午:初三。(7)汜水之阳:汜水(济水支流)的北面。
  诏曰:“故衡山王吴芮与子二人、兄子一人,从百粤之兵(1),以佐诸侯,诛暴秦,有大功,诸侯立以为王。项羽侵夺之地,谓之番君。其以长沙、豫章、象郡、桂森、南海立番君芮为长沙王(2)。”又曰:“故粤王亡诸世奉粤祀,秦侵夺其地,使其社稷不得血食(3)。诸侯伐秦,亡诸身帅(率)闽中兵以佐灭秦(4),项羽废而弗立。今以为闽粤王,王闽中地,勿使失职。”
  (1)百粤:即百越。百,众多之意。(2)长沙、豫章、象郡、桂林、南海:均为郡名。长沙王:长沙王国都于临湘(今湖南长沙市)。(3)血食:指祭祀。古时杀牲以祭,故曰血食。(4)闽中:地区名。在今福建境内。
  帝乃西都洛阳。夏五月,兵皆罢归家。诏曰:“诸侯子在关中者(1),复之十二岁(2),其归者半之。民前或相聚保山泽,不书名数(3),今天下已定,令各归其县,复故爵田宅(4),吏以文法教训辨(遍)告,勿笞辱。民以饥饿自卖为人奴婢者,皆为庶人。军吏卒会赦(5),其亡(无)罪而亡(无)爵及不满大夫者(6),皆赐爵为大夫。故大夫以上赐爵各一级(7),其七大夫以上(8),皆令食邑,非七大夫以下,皆复其身及户,勿事。”又曰:“七大夫、公乘以上,皆高爵也。诸侯子及从军归者,甚多高爵,吾数诏吏先与田宅,及所当求于吏者,亟与。爵或人君(9),上所尊礼(10),久立吏前(11),曾不为决,甚亡(无)谓也。异日秦民爵公大夫以上,令丞与亢(抗)礼(12)。今吾于爵非轻也,吏独安取此!且法以有功劳行田宅(13),今小吏未尝从军者多满(14),而有功者顾不得(15),背公立私,守尉长吏教训甚不善。其令诸吏善遇高爵,称吾意。且廉问(16),有不如吾诏者,以重论之。”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高帝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