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天下 - 书籍知识的海洋

高帝纪上

网址 : www.shuzhai.org 时间 : :2013-09-30 整理 : 古诗文网
 【说明】《汉书》十二纪,是从《史记》“本纪”发展而来。《史记》《汉书》的纪,都是编年体,都以正论建立起历史体系;它拉的不同,主要是在于《史纪》纪古今政权兴亡及帝王成败,而不是专记一姓一帝的得失,所以它那秦汉之际的本纪,列了《项羽》,而不立二世,列了《吕后》,而不立惠帝。《汉书》纪刘姓帝系,故列了《惠帝》又不为非惠帝嫡子的两个少帝立纪;纪西汉末年,不立当时掌大权的元后和王莽于纪,而是为徒有虚名的成帝、哀帝、平帝等立纪。《汉书》纪比《史记》更具有以帝王为中心的特色。
  《高帝纪》上、下两分卷叙述了开创西汉基业之汉高帝刘邦一生的经历和功业,也写了他为人为政的特点。刘邦出身平民,敢作敢为,通过斗争登上帝位。为人豁达大度,掌权知人善任。是个杰出人物。本卷承袭了《史记·高祖本纪》一部分文字和内容,但又有删改和增补,大致是:记时书事,详明而系统;删繁就简,文字加工;增补史事、诏令;校订。卷末的赞语,正统论和天人感应论的味道很浓;这不是偶然为之,而有画龙点睛之意。司马迁和班固都是肯定汉高刘邦,而给予崇高的历史地位的;但前者是写活生生的人,后者则似在塑造神。了解和认识汉高刘邦打天下及治天下在用人施政上不同的策略和手法,有助于提高人们的历史观。  
  高祖,沛丰邑中阳里人也(1),姓刘氏(2)。母媪尝息大泽之陂(3),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父太公往视,则见交(蛟)龙于上。已而有娠。遂产高祖(4)。
  (1)沛:县名。今江苏沛县。丰邑:当时属沛县,今江苏丰县。(2)姓刘氏:汉高祖,姓高,名邦,又名季。(3)媪(ǎo)老年妇女之通称。(4)高祖:此所记高祖诞生乃神化刘邦之说。
  高祖为人,隆准而龙颜(1),美须髯(2),左股有七十二黑子(3)。宽仁爱人,意豁如也(4)。常有大度,不事家人生产作业(5)。及壮,试吏,为泗上亭长(6),廷中吏无所不狎侮(7)。好酒及色。常从王媪、武负(妇)贳酒(8),时饮醉卧,武负(妇)、王媪见其上常有怪。高祖第酤留饮,酒雠数倍(9)。及见怪,岁竟,此两家常折券弃责(债)(10)。
  (1)隆准:高鼻梁。(2)须髯:胡须。(3)黑子:黑痣。(4)意豁如:性情豁达大度。(5)家人:指平常人。(6)泗上:地名,在今江苏沛县东。亭长:秦汉最基层的吏员,负责民政事务。(7)廷中吏:指县里的吏员。(8)贳(shì):赊欠。(9)雠:售。(10)折券弃债:毁帐单,免债务。
  高祖常繇(徭)咸阳(1),纵观秦皇帝(2),喟然大(太)息(3),曰:“嗟乎,大丈夫当如此矣!”
  (1)徭:服役。咸阳:秦都。在今陕西咸阳市东。(2)纵观:允许百姓观看皇帝车驾。(3)太息:叹息。
  单父人吕公善沛令(1),辟(避)仇,从之客,因家焉。沛中豪杰吏闻令有重客,皆往贺。萧何为主吏(2),主进(3),令诸大夫曰(4):“进不满千钱,坐之堂下。”高祖为亭长,素易诸吏(5),乃绐为谒曰“贺钱万”(6),实不持一钱。谒入,吕公大惊,起,迎之门。吕公者,好相人,见高祖状貌,因重敬之,引入坐上坐。萧何曰:“刘季固多大言,少成事。”高祖因狎侮诸客,遂坐上坐,无所诎(7)。酒澜(8),吕公因目固留高祖。竟酒,后。吕公曰:“臣0少好相人,相人多矣,无如季相,愿季自爱。臣有息女(9),愿为箕帚妾(10)。”酒罢,吕媪怒吕公曰:“公始常欲奇此女,与贵人。沛令善公,求之不与,何自妄许与刘季?”吕公曰:“此非儿女子所知。”卒于高祖。吕公女即吕后也,生孝惠帝、鲁元公主。
  (1)单父(shànfǔ):秦县名。今山东单县。沛令:沛县的行政长官。(2)主吏:县吏重要掾属之统称。(3)主进:负责收受宾客送来的财礼。进,通“赆”,收入的钱财。(4)大夫:爵名,秦汉二十等爵的第五级。这里借为对客之尊称。(5)易:轻视。(6)绐(dài)欺骗。谒:名片。(7)无所诎:毫不退让的意思。诎:与“让”义近。(8)酒阑:行酒将终。(9)息女:亲生女。(10)箕帚妾:打扫清洁的婢妾。这里是许以为妻之谦词。
  高祖尝告归之田(1),吕后与两子居田中,有一老父过请饮,吕后因(哺)之(2)。老父相后曰:“夫人天下贵人也。”令相两子,见孝惠帝,曰:“夫人所以贵者,乃此男也。“相鲁元公主,亦皆贵。老父已去,高祖适从旁舍来,吕后具言客有过(3),相我子母皆大贵。高祖问,曰:“未远。”乃追及,问老父。老父曰:“乡(向)者夫人儿子皆以君(4),君相贵不可言。”高祖乃谢曰:“诚如父言,不敢忘德。”及高祖贵,遂不知老父处。
  (1)告归:请假回家。(2)哺:以食物给人吃。(3)具言:详细告诉。(4)向者:刚才。
  高祖为亭长,乃以竹皮为冠,令求盗之薛治(1),时时冠之,及贵常冠,所谓“刘氏冠”也。
  (1)求盗:秦时亭长属下有两卒:一为亭父,管杂务;一为求盗,负责捕“盗贼”。薛:县名。在今山东滕县。
  高祖以亭长为县送徒骊山(1),徒多道亡(2)。自度比至皆亡之(3),到丰西泽中亭,止(4),饮,夜皆解纵所送徒。曰:“公等皆去,吾亦从此逝矣(5)!”徒中壮士愿从者十余人。高祖被酒(6),夜径(经)泽中(7),令一人行前(8)。行前者还报曰:“前有大蛇当径(9),愿还。”高祖醉,曰:“壮士行,何畏!”乃前,拔剑斩蛇,蛇分为两,道开。行数里,醉困,卧。后人来至蛇所,有一老妪夜哭(10)。人问妪何哭,妪曰:“人杀吾子。”人曰:“妪子何为见杀?”妪曰:“吾子,白帝子也,化为蛇,当道,今者赤帝子斩之,故哭。”人乃以妪为不诚,欲苦之,妪因忽不见。后人至,高祖觉(11)。告高祖,高祖乃心独喜,自负(12)。诸从者日益畏之。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本文标签:高帝纪
  • 【上一篇:没有了 】
  • 【下一篇:高帝纪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