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花·几度凤楼同饮宴

朝代:五代

作者:冯延巳

原文:

几度凤楼同饮宴。此夕相逢,却胜当时见。低语前欢频转面,双眉敛恨春山远。
蜡烛泪流羌笛怨。偷整罗衣,欲唱情又懒。醉里不辞金爵满,阳关一曲肠千断。

参考翻译

参考赏析

赏析
此词上片写情侣相逢和追忆,用了几个大起大落的顿挫转折,将当前和往昔的时间线纠结成一团乱麻。“几度凤楼同饮宴”,是追忆往昔的欢乐;“此夕相逢”突然拉回到今晚;“却胜当时见”,又立即将今天比回到过去;“低语前欢”,又拉回现在的情景,而“低语”的,虽是“前欢”,但看到的却是昔日爱侣由于情感复杂而“频转面”,由于喜中含悲而“双眉敛恨春山远”。难忘的旧情,离别的痛苦、长久的思念,意外的重逢,这些复杂的经历和情感在某个时间地点如果突然交织在一起,自然会触发情感的猛烈撞击和引起思维的纷繁扰乱,词中出现的忽今忽昔,忽喜忽悲的跌宕起伏,正是体现了这种极度的复杂和矛盾情感。
下片写短暂相逢后的再别之痛。在蜡泪频流的烛光下,在羌笛声声的怨曲中,她情知将别,“偷整罗衣”,是为了掩饰她内心的慌乱,想说出自己的心思,又因为大庭广众之中,难于启齿,索性装出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以掩盖内心的矛盾;而他什么话也无法说,只是“醉里不辞金爵满”,毫不推辞地一杯接着一杯。然而,“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这时,酒宴上奏起了离歌《阳关三叠》:“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更是令他肝肠寸断。
此词境华而辞洁,味浓而语淡,至情而心苦,哀怨而内敛。顿挫沉郁,缠绵忠厚。
如果就词的风格论,将飞卿(温庭筠)词比作“浓妆”, 将端己(韦庄)词比作“淡妆”,那么,正中(冯延巳)词就是“严妆”。严妆是一种忠爱积厚而悲凉清冷的美,从正中词中,无处不浸透着这种“严妆”之美。吴梅说的“忠厚”,就是对这种风格的另一种诠释。正中的这一首《蝶恋花》,极能展示这种风格。
冯延巳,是一位“多愁善感”、十分敏感的人。一阵微风激起层层细波,可以在他心头泛起感情的涟漪;天边一声雁唳,可以引起他的无限哀绪;双燕归来,促发了他浓厚的悲感;落花逝去,又使他生出落寞的惆怅。而在这些伤春悲秋的愁绪后面,读者更可以感受到他有着一颗多么空虚寂寞的“词心”,也正是这词心,酝酿了他的这份“严妆”。
(www.shuzhai.org/gushi/)

作者简介

冯延巳 冯延巳 冯延巳 (903--960)又名延嗣,字正中,五代广陵(今江苏省扬州市)人。在南唐做过宰相,生活过得很优裕、舒适。他的词多写闲情逸致辞,文人的气息很浓,对北宋初期的词人有比较大的影响。宋初《钓矶立谈》评其“学问渊博,文章颖发,辩说纵横”,其词集名《阳春集》。...
来源栏目: http://www.shuzhai.org/gushi/wudai/
本文链接: http://www.shuzhai.org/gushi/60025.html
转载分享本站内容,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