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调歌头·建炎庚戌题吴江

作者 : 书摘天下    时间 : 2015-03-17    整理 : 古诗文网
水调歌头·建炎庚戌题吴江原文及赏析

原文
水调歌头·建炎庚戌题吴江
宋 无名氏
平生太湖上,短棹几经过。如今重到,何事愁与水云多?拟把匣中长剑,换取扁舟一叶,归去老渔蓑。银艾非吾事,丘壑已蹉跎。
鲙新鲈,斟美酒,起悲歌。太平生长,岂谓今日识兵戈?欲泻三江浪,净洗胡尘千里,不用挽天河!回首望霄汉,双泪堕清波。

赏析

这首词以沉痛的心情,忧伤的笔致,抒发抗金无路、报国无门、功业未遂而归隐江湖的悲愤。
据曾敏行《独醒杂志》记载,这首词是在公元1131—1162年间题在吴淞江长桥上的,没署姓名。后来传入宫廷,宋高宗(赵构)与丞相秦桧“追查甚力”,“不得”。
上片着重写功业无成而将隐居江湖的忧伤情怀。“平生太湖上,短棹几经过。”一生生长在太湖边上,划着小船在太湖多次来往。首句点明作者生长的地点,二句写出泛舟太湖的情形,行文中含有一种安闲自在的寓意。“如今重到何事,愁与水云多?”意思是说:现在又来到这里,为什么心中的愁绪跟水云一样的繁多呢?“如今”,表明时间。“重到”,说明旧地重游。接着提出疑问,突出心中的忧愁多如云水。这样就将这次重游太湖与往日不同的心境明显地表达了出来。“拟把匣中长剑,换取扁舟一叶,归去老渔蓑。”自己打算把匣中的长剑去换取一叶小舟,从此归隐江湖,做穿蓑衣的老渔翁哩。这三句是激愤之词,失意之语,不再想抗金建功之事,而要归隐于渔。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情绪呢?因为南宋初年,金人大肆南侵,当时秦桧专权,朝政日益弊败,有志发愤图强之士报国无门,因此不少具有匡世济民之才的热血男儿灰心丧志,只求归隐。这里,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某些人的思想状况。“银艾非吾事,丘壑已蹉跎。”做官不是我的事情,早就该退隐林了。这是一种不满现实而无可奈何的情绪的流露。
下片主要抒写抗金的怀抱。“鲙新鲈,斟美酒,起悲歌。”前两句写归隐后的生活情况——吃鱼、喝酒,怡然自得。后一句唱出心中的积郁,抒发对当时现实不满的深沉感慨。而这两者紧密联系在一起,可见归隐不是心甘情愿的,大有“人在江湖,心忧汉阙”之意。“太平生长,岂谓今日识兵戈!”在太平时期生长,哪里会知道如今却遭遇着战争的动乱。表面上是说自己生逢不幸,实际上却影射北宋王朝的覆灭,是由于沉溺于奢侈淫佚的腐朽生活所导致的结果。这里巧妙地运用了李后主《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的词意。这正是作者“起悲歌”的主要原因。“欲泻三江雪浪,净洗胡尘千里,不用挽天河。”大意是说:只要倾泻三江之水,就可洗净千里战氛,用不着力挽天河。这不是故作惊人的壮语,而是作者抗金抱负的集中体现。杜甫《洗兵马》中有“安得壮士挽天河,净洗甲兵长不用”的句,这三句反用其意。“不用挽天河”,表明江南的人民有足够的力量,暗示对南宋朝廷不抱任何幻想。“回首望霄汉,双泪堕清波。”回头仰望天空,两行热泪似断串的珠儿滚入湖中。因为江南人民有信心、有力量抗金,但极力主张对金妥协的南宋王朝是决不会支持人民自发起来抗金的行动的。以空洒热泪作结。充分地表现了作者的悲愤心情已到了难以言状的程度。
来源栏目: http://www.shuzhai.org/gushi/shuidiaogetou/
本文链接: http://www.shuzhai.org/gushi/33526.html
转载分享本站内容,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


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相关阅读